雪隆

茨厂街乡音考古

导览:张吉安 @ 乡音馆

跟随乡音考古工作者张吉安,拎着音箱,随着后巷老人的讲古和曲艺录音、一起重走茨厂街消失的原生态,去听“不见的老街”,回溯老街行脚的 “感怀之旅”。

张吉安自2005年开始,自资发起【乡音考古】计划,行脚马来西亚大小城镇边陲,开启老人的记忆匣子,探寻各个南方籍贯,重构一幅本土华人的百年乡音版图。

为举办这个别开生面的导览,张吉安整理了几个已故街坊的口述采集、有遗留后巷的叫卖歌、剧社声音拷贝录音等等。他将带着流动音响,陪参与者站在各遗址和原址,去听 “不见的老街”,回溯多年在老街行脚的 “感怀之旅”。


灵活行程

起点:茨厂街乡音馆
时长:2小时
起步价:MYR 500,可供6人参加
超过6人后每人收费:MYR 30

预约


近期公开活动 Loading 活动

活动计划 › 茨厂街乡音考古

List of 活动

茨厂街-听不见的老街

3月7日 @ 上午8:30 - 上午10:30

跟随乡音考古工作者张吉安,拎着音箱,随着后巷老人的讲古和曲艺录音、一起重走茨厂街消失的原生态,去听“不见的老街”,回溯老街行脚的 “感怀之旅”。

推荐指数:4.7 我要推荐

相关内容

乡音戏台
乡音戏台

从消失的老街和方言,到挨饿的外籍客工,疫情中的民间艺师 — 许多年来,张吉安始终锲而不舍,为弱势群体发声。是什么驱使他力排众议,挺身而出?

自创舞台走过演艺寒冬
自创舞台走过演艺寒冬

东方日报 — 2020-07-27 (杨洁思)转型和数码化不一定会成功,但不改变则十之八九是死路一条。与其怨天尤人,感叹疫情让自己怀才不遇,不如自创平台和舞台。– 赖国芳,文创交流平台《人间烟火》创办人

乡音馆无限期休馆
乡音馆无限期休馆

吉隆坡茨厂街的历史文物馆、老唱片行在商业洪流席卷和疫情寒冬冲刷下,渐渐地卷入历史洪流。承载着薪火相传,展出上千件戏曲文献以及茨厂街老街坊集体回忆的乡音馆如今无限期休馆。

寻找声音的旅途
寻找声音的旅途

周末早晨的吉隆坡茨厂街上还徒留昨夜的热闹。清道夫低头打扫,街道还未苏醒。但早早就有一群民众穿戴好步行穿搭,到集合地点,等著参与这一次聆听老街的导览活动。而导览人正是大家熟悉的乡音采集工作者——张吉安。 有别于一般上带游客逛吉隆坡的导览活动,这一次的导览除了去看老建筑物之外,更重要的是去寻找那些曾经在这座老城生活过,却已经遗失了的声音。

艺文工作者的求生之道
艺文工作者的求生之道

艺文工作者常被想象成“不食人间烟火”,所受疫情影响“较为轻微”。这是事情的真相?在新常态里,艺文工作者的哪些谋生之道已被阻断?在某个应许之地,是不是有一或多扇新的窗户,正等待着被开启?

疫情危饥-饿与死的距离
疫情危饥-饿与死的距离

疫情伤城,藏在城内的人世悲凉。行管令55天,走入义工行列,行涉繁华城市的浊黑角落,藉一包米粮、一个盒饭,慰借城人听不见的人间疾苦 …… 发现,「他们」蜷缩在饿与死的距离。

最后的自梳女
最后的自梳女

张吉安 — 每一次的采集之行,走入独居老人的住宅,总是一次比一次揪心。每一回聆听的,不只是老乡音,更多是已遭世间遗忘的人事。他们都已届耄耋之年,一直找不到倾述的出口。

告別戏院巷
告別戏院巷

张吉安 — 这一回茨厂街戏院巷“改造”中,有征询过古蹟修复者或历史学者的专业意见吗?百年遗留的老建筑,一夜间变成欧风小镇彩色屋,难道能让现代人打卡拍照的热区,就是一个理想的古蹟保存理念?不免让人想起,近年兴起怡保大奶巷、二奶巷、三奶巷的复制衍生。

消声时代·乡土巡音
消声时代·乡土巡音

跟随乡音考古工作者张吉安,拎着音箱,随着后巷老人的讲古和曲艺录音、一起重走茨厂街消失的原生态,去听“不见的老街”,回溯老街行脚的 “感怀之旅”。

预约

文创人物

张吉安

更多茨厂街乡音考古资讯:

本页QR码 外部链接 所有路线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小日子 - 两名店主不希望咖啡馆人挤人,所以桌椅不会很多,不太喧哗,客人吃食物喝茶,再看看窗外的风景,享受舒适亲切的环境。咖啡馆内有一台黑色的钢琴,店主晚上在这里教钢琴。
雪隆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