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当我们因为愤怒变得麻木

为什么近10年来生活变得更愚昧?
1. 向非我族类泄愤的帖文,最容易在网络上大肆传播。
2. 激进分子在社媒上的活跃程度,远超温和成员。
3. 结果:激进和愚昧的内容泛滥,劣币驱逐良币。
从大马最近一场不幸车祸引起的司法事件,以上三点都可对号入座。
— 赖国芳(耳顺前夕)

发愤忘食,乐以忘忧

现在我的周末和平日没有两样,都花几个钟头在“工作”上。Work-life balance 好像混淆了,但假如工作不是 work, 而是 life 的一部分,并充满愉悦,不是挺好的吗?– 赖国芳(耳顺前夕)

风景

本来想先到酒店旁边的西式咖啡店弄杯热拿铁,没想到咖啡店现在变成了个画廊。隔壁那间热闹的语言学习中心如今已变身西药房。我脑中浮现两个字:无常。 一 黄君雁

蓝调时刻

可蓝调时刻却是转瞬即逝的,从出现到消失只有短短十几分钟。我总爱在蓝调时刻来临之前到家楼下晃晃,等着一天之中最期待的时刻来临。 一 谢宇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