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街灯

陈玉莲 — 当时居住的村子,有个独居的老伯伯,据说是精神出了状态。晚餐后,天黑了,他就拿出一根约一米长的铁管子,走到街上去挥打街灯柱,嘴里还会用夹杂着福建话的马来语骂道:“Gui a, lu diam-diam tidur.”

Read more
学习

儿子的功课

陈玉莲 — 七岁儿子君亦的第一只宠物 —— 打架鱼小靛死了。他泪眼汪汪地饮泣。我把他抱在怀里,跟他说:“妈咪知道你很伤心,你要哭就哭。” “哇…… 我刚才看他还好好的…… 一下子阿姐就讲他死了。” 再次遇见“来不及说再见的痛”,我的心还是揪着的,在心中已结痂的伤口,慢慢地又裂开了,丝丝的血缓缓地流出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