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木兰阿姨的一碗面线

木兰跟我说,“这张画我画得很伤心很伤心,一直在掉眼泪。那是我要离家时,跟母亲吃的最后的早餐。我妈妈买猪肝和瘦肉煮一碗面线给我吃 …。那一碗面线我吃不完,吃不下。” — 希望之谷之康复者木兰,透过画画治疗她的病。

Read more
散文

509的惆怅

陈彦妮 — 从前刚来吉隆坡工作的时候,我不断地迷路、在这座城市徘徊、错过、找不到出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在没头脑的匆忙中错过、寻找、迷失方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