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马 评论

日本热海温泉、柔佛玉射和北干那那

蔡兴隆 — 不要再制作意义单薄的钥匙圈或粗陋无故事的名信片,也不要一味介绍美食餐馆,別单单只是在节庆办出千篇一律老调重弹的节目,耗时的颁发奖状,冗长的致词,意义寡淡的感谢状,都是年轻人最唾弃的环节。我们应该远离浮夸的推广形式,用直击心灵的方式来推广在地旅游,明明有丰饶的在地人文与自然景观,就別浪费了。

Read more
南马 大将出版社 媒体合作

芝士蛋糕和我们的贫穷

我和太太还没买下第一间房子,最大的孩子却已经七岁了,这是一道数学题,还是一道人生的诘问,其实我没有答案。我只是想好好记录这几年的生活,自从和安娜埋头做蛋糕开始。其实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向村上春树早年的一篇文章致敬,那文章叫做《起司蛋糕和我的贫穷》,起司和芝士是同样的,只是不同国家的称谓不同。内容是描述当初刚结婚的村上夫妇相当贫穷,住在形同起司蛋糕的狭小房间内,而且就在铁路边。

Read more
南马 散文

文化小浪潮

蔡兴隆 — 80年代成长的我们这些没有跟著大队走进医科系法律系金融系的奇特青年,在许多地方擦撞得鼻青脸肿,想要当一份出版刊物的怪趣味编辑、想在夜里的广播节目说故事给陌生人听、想拿着单眼相机穿街过巷拍遍马来西亚风光,然后出书开讲座,滋润下一代的本土情怀。

Read more
评论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蔡兴隆 — 我们要有宽阔的心境来看待时局,天下万物升起缘灭,有时和让人昏昏欲睡的政局是息息相关的。1200多年前的道家典籍说的道理,颠簸不破,放眼今天,好像还管用呢,我们就各自参悟吧。

Read more
休闲 南马 生活

寻找天使

蔡兴隆 — 终于认识慕名许久的曾志龙,脑麻马拉松跑者,刚刚从台湾跑回来,正计划用独立选手的资格,冲刺奥运参赛资格。他是我的同乡,比我年轻十岁,生命力之坚韧,不容小觑。

Read more
散文

我们仿佛看见永恒的风景

蔡兴隆 — 像转瞬之间似的,两个孩子都上小学了,儿子放学上车后就兴致勃勃说:『我当副班长了。』因为期盼了很多年(我们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期盼当班长或是巡查员之类的),也替他高兴高兴。才隔没几秒,女儿轻描淡写幽幽说了一句:『我也当班长了,是正班长。』

Read more
散文

远行的船已经开走

蔡兴隆 — 东马树上爬的野猴、水里泅泳的巨鳄、陆上慢步的蜥蜴、生性多疑的大番鹊、刨食熟榴櫣的野猪 …..。我转头和安娜说,婆罗州好多生猛野生动物喔,你应该不敢去吧?安娜没好气的回答说:是你自己不敢去吧? 你就乖乖待在居銮就可以了。(内附多张照片)

Read more
散文

再见了,金大侠

蔡兴隆 — 那时候我们才不过十二三岁年纪,不懂什么是相忘于江湖,也还不懂儿女情仇和家国忧患孰轻孰重,但金大侠用一部部斤两十足的武侠圣典,提早开了我们幼嫩的天眼,也悄悄疏通不少我辈中人的,任督二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