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霹雳

永远的司南马

胡国星 — 司南马在霹雳,过了槟城大山脚,再驾车一小时左右就到,每次新年都在这里度过。今年我问妈妈可不可以不回?说很闷,妈静默了几秒,然后幽幽的告诉我,今年只剩两个舅舅回来,其他阿姨表哥姐全都不回了。

Read more
散文

富士山下

胡国星 —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為何要來富士山,忽然明白了歌词。爱一个人,就像爱上富士山,无论多么爱她,缘分尽了就尽了。你永远不能拥有一座山。

Read more
散文

Jayden 的海马

胡国星 — 执教一年,最大感触是,阴暗的总是大人,不管家长或老师,成人的心若黑暗,如何引导孩子走向光明?Jayden 还是 Jayden,行为依然怪异,还是没有朋友。莫怕,孩子,学校不过是人生的一部分,继续往前走,你会发现,前面有光。

Read more
散文 雪隆

野蘑菇也有春天

胡国星 — 茨厂街 Pasar Karat,当地人俗稱老鼠街,市集从凌晨时分开始至早上九点结束,是外劳,马来人才肯去的地方,很少华人,除了一些低下阶层的,那是个买卖二手旧货的市场。说二手货,还有点 “ 抬举 ”,举目所见,那些破破烂烂的货物,已经不懂经过第几手了。

Read more
休闲 游记

小小

胡国星 — 一听说我要去 Ala Kol,民宿主人华伦天奴就猛摇头,建议我打消念头。一来我的装备不齐全,带了一堆衣物,但全不适合,去往 Ala Kol 的路上会下雪,人没抵达已经冻死半路,再来去一趟 Ala Kol 要六小时,一来一往至少晚上 9 点才回得来,他看一眼我身材,直截了当的说以我体质根本办不到。

Read more
散文

菩萨的手

胡国星 — 经过一天相处,彼此都感觉亲近许多,两人在途上越聊越投缘,越聊越热络,菩萨很顺手的就牵起我的手,一起拉着走向车站。呃。。。。我有听闻南亚文化,男人之间的友情不是勾肩搭背,乃是手拉手的,可我这辈子没有和男人牵过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