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萤火虫和发电机

海角 — 总有三三两两的迷糊小精灵,忘了家是隔邻的海桑树,飞来我家忽高忽低地跳灯笼舞。结果,贪玩的我们,哪懂要爱护小动物的大道理,立刻左扑右擒,捉它们进去透明袋里,好奇望着那尾部的灯火,究竟得闪多久才泯灭。(瓜拉雪兰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