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阿瞇

纪忠孝 – 阿瞇是一只三色猫,也是当年我们家“龙合餐室”后门的一只常驻母猫。其实,三色猫即是指身上以白色底,有黑色和橘色块三种颜色花斑的猫,亦称三花猫,而染色体天生就决定了三花猫几乎都是母猫。

Read more
散文

莫忘我

“你好,记得我吗?我是玲玲,住在新加坡的玲玲!” 我把脸对着她,觉得她的确脸色红润,气色不错。她定睛看了看我,却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我顿时一愣,接着问,“你记得David Plath吗?我是他的学生呀。” 她想了想,“这个名字倒有点儿熟悉。”

Read more
散文

守着老款沙发

这套沙发在小小修复之后,像化了妆的奶奶,亮丽雍容,重新恢复贵族血统的身份地位,继续它的不朽传说。套用老木匠那夸张的形容词:再用一百年都不会坏!

Read more
散文

我的妈妈傻傻的

妈妈的计算能力也渐渐失去,对金钱的慨念也开始模糊,爸爸常常说:“你们妈妈傻傻的,别给她钱了,给她钱她也不会算,藏在哪里也不记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