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谁把心遗忘在海德堡?

你把心遗忘在哪里了吗?
德国浪漫派大文豪歌德说,「我把心遗忘在海德堡。」
Heidelberg 海德堡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城。古朴宁静,充满浓厚的人文气息。横跨小城的 Neckar 河是莱茵河的支流。依山傍水,这里是许多文人墨客向往的浪漫之城,也是灵感的泉源。
张美莉 – 德国游记4卷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在魔幻的一端

寒冰与火热交织的,污浊与高贵同列的,温柔与血色并进的,怪诞与现实平行的,反抗与妥协融汇的,毒与药仅一线之差的,在无以名状的岁月中,乐天性格的美洲总归一步步的坚挺前进—-灿烂且依旧夺目著,不减一丝风华。
— 姚斌奕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疫起,觉察了自己

高邛逸 — 疫情为全世界上了一堂震撼课,原来可以自由的呼吸是一种幸福,可以自由的出门是一种幸福,可以随时跟亲友见面是一种幸福。朋友跟我说,连向来不打招呼的同事,大家见面都很珍惜了。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抢救相册

黄筠娣 — 环保站的义工许多都是心地善良、不求回报的老人,他们做分类很到位。不过一部分不识字的老人会把信众送来的珍贵书籍当作废纸消毁。我在环保站抢救过许多本好书,来不及抢救的就自叹无缘。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我的父亲

黄君雁 — 爸爸肯定不是个完美的人。他有一箩的不是,但也有着多年父兼母职的温度。我们三兄弟从来没试过一餐是晚用的。校服笔挺的程度绝对不比有妈的孩子差。

可他总被命运捉弄。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一亩一亩田

陈诗明 — 印象中,有个父母口中的园艺专家常来我家兜售小树苗和许多不知名的花花草草。这位有趣又有性格的叔叔,开着一辆类似面包车的车子。里头仿佛是一个小型亚马逊森林,装载着的是琳瑯满目的绿意,穿梭在住宅小区里。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人间菩萨 – 照护者的心声

妈妈的头脑有一个瘤。眼睛也因为糖尿病而部分失明。医生并不建议任何的手术。几年前因为脊椎骨受伤和低血压进院,她把任何插在身上的管都拔下。大声咒骂、大声喊闹,搞到医院人仰马翻,全部人都怕了她。娟每天回去照料,心力交瘁。
— 张美莉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一步一步走

杨敏 — 当送货员把一台数码钢琴抬进我家客厅时,劈头就问:”买给谁弹的?” “给我自己。” 我毫无顾忌地回答。也许我的答案令他不敢置信,一个近六十岁的长者,还有兴致弹钢琴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