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霹雳

永远的司南马

胡国星 — 司南马在霹雳,过了槟城大山脚,再驾车一小时左右就到,每次新年都在这里度过。今年我问妈妈可不可以不回?说很闷,妈静默了几秒,然后幽幽的告诉我,今年只剩两个舅舅回来,其他阿姨表哥姐全都不回了。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手写的温度

高邛逸 — 新年跫音将近,买了些贺卡,一笔一画写下一份思念,一份祝福,再一一寄出。现今网路时代,有者说环保不寄卡片,有者说寄讯息手指一按就到。我还是习惯在年节給长辈亲友亲笔写上只字片语,传达问候。

Read more
北马 散文 最新

带老师去旅行

孙春美 — 年初,探访小学一到三年纪的级任黄金莲老师,知道她生活过得很简单,除了一日三餐,加上阅报这传统的精神粮食,就是忙碌庭院的花花草草。内心突然有个感动,想年底带老师去旅行。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单身的你

纪忠孝 — 单身的妳老爱逛街吃东西,找朋友闲聊喝茶又合照,频密揪众出游打卡,想尽办法填塞空白的时间,不让自己孤身安静下来,因为你最怕寂寞不经意地悄悄爬上心头。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男人最难熬的情绪-憋屈

阿多 — 有一首歌叫《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有时候女人的泪水不是男人导致的,可能是自己家庭或是在工作上的委屈。面对这样的泪水,大部分的男人无法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80年代上学记

张美莉 — 你还记得小一开学日的自己吗?因为没有上幼儿园,1979年的小一开学日,真是我的第一个上学日。那天提早放学,其他同学的家长都来了,妈妈却不见踪影。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悠悠九十

刘语芳 — 有时我会忘我的从早缝至太阳西下,月亮初升的时候,点亮房里小灯,房外就映着一匡的橙黃灯光。那光,影射着无限寂寞。回顾过去的漫长岁月,生活的点点滴滴,絮乱而又有序的似一幅百家被,展现我丰盛的人生。悠悠九十年。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给生活一颗感恩的心

张美莉 — 我的女婿抱着宝宝,让女儿看看她从未看过的孩子。其实生产后,她一直都处在昏迷中。女婿握着宝宝的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她的眼睛动了动,就走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