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国庆先生

黄晓瑾 — 他正是国庆日出生,是好友的表弟,住在吉隆坡。恰好回乡探亲,因而认识。当年我们13岁。对一个住在和丰的乡下女孩来说,来自大城市的男生气质是很不同的。记得国庆戴了一副眼镜,斯斯文文,一身白色,貌似有点白马的样子。宴会上,他好几次在远处注视我,让我有点害羞腼腆。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生命是什么

邱学莉 — 在逛书局时看到一本《人生如果是一个(),你想填入什么?》的书,让我不禁想了一想人生对我的定义。在思索后,我的答案是 — 生命是由不同的标点符号组成的。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打开一扇窗

张美莉 — 主人公应门时,态度冷漠。太太是忧郁症和焦虑症患者。患病超过二十年,还曾经有过轻生的经历。她不爱洗澡。不刷牙。不洗头。还经常忘了吃药。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我的藤书包

黄筠娣 — 60年代小学生的书包是一个长方形,菜篮子式的藤制品。奢侈美观一些的中间附有彩色的塑料横条。藤书包卖价一零吉左右,其耐用的程度则取决于该学生如何运用。爱惜书包的学生会把书包拎在肘上,斯斯文文的,一看就知道是妈宝的那种孩子。把书包拎到变型,都是走路大喇喇,走三步、跳两步的叛逆型学生。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初菊

阿玉 — 后来,她还是一样的来咖啡馆。头发从玉米须开始烫成波浪卷,耳环从塑料制品变成金色银光大圈。T恤衫,脚踏横带拖鞋,换上一袭连身裙细跟高跟鞋。“我也开始陪人睡觉了。“ 她平静的说,彷似一切都如呼吸一样自然。“ 没办法不去吗?“ 我把声音压得很低,害怕惊动了什么,不敢触碰到的什么。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蝙蝠城-有福之城

孙福盛 — 在华人社会,尤其是接受华文教育的市民,我们更喜欢称自己的家乡为“南山銮水”。为何也?那是因为这里有一座巍峨的南峇山,在市郊日夜守护,还有一条缓缓的明吉摩河,穿城而过,带来几许温柔。据称:开埠初期的居銮市,到处都飞翔着一种称作蝙蝠的飞禽。这种属于哺乳类的飞禽究竟从哪里来呢?它们为何对居銮情有独钟?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孕育善良的种子

马连辉 — 宝贝儿子在理工学院修读数码视效设计。他班上有位患有轻微自闭症的男同学,因为不善于与别人沟通和表达自己,所以其他同学都不太喜欢和他交往。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木兰阿姨的一碗面线

木兰跟我说,“这张画我画得很伤心很伤心,一直在掉眼泪。那是我要离家时,跟母亲吃的最后的早餐。我妈妈买猪肝和瘦肉煮一碗面线给我吃 …。那一碗面线我吃不完,吃不下。” — 希望之谷之康复者木兰,透过画画治疗她的病。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心灵大扫除

张美莉 — 几番相劝,她终于让我们进入。进入眼帘的是堆积如山的报章,和很多各式各样的杂物。我一眼扫过去,不便仔细观察。而门边有一座大大的奖杯,我快速看了一眼,是选美比赛。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女儿的。她离开家到国外生活多年,部份我们看到的杂物,都是女儿的东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