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最新

健身员

自毕业后,便浑浑噩噩的走进一个大型健身中心里,成为一个普通的健身员。跟其他健身员一样,大家都穿上宝蓝色的运动衣,白色的运动鞋,额头绑上一条白纱巾,然后由喉咙至横隔膜出尽全力去呼喊着口号。
— 丁智逸(小说)

Read more
小说 最新

夫源病

丁智逸 — 每当那些细碎的片段在我的脑海中掠过之际,那种浑身不自在的胸闷却终日缠绕着我的思绪。在别无他选之下,我唯有催眠着自己,快点呕吐。

Read more
小说

嫁妆

杰夫 — 妈妈正色对女儿道:「豪门世界我们不懂,你还那么突然非结婚不可。如果他欺负你,我已经不能像现在这样保护你。这里面两发子弹,一发如果失败了,另一发……」「是我的。」

Read more
小说 微小说

正义

杰夫(微小说)– 那是她第一次如此不了解人生,尽管已入而立之年。事后一切的发展,都是如此的陌生,如此叫人措手不及,如此的不踏实。生活里一切忙活都是为了儿子,和生意失败的丈夫。如今落得如斯下场,那台上人人景仰的那个官,正的是谁的义?

Read more
小说

中峇鲁组屋

叶丹 — 窗外传來老人们的咳嗽吐痰声,不识趣的打破了早晨的宁静,柔和的晨光洒落在老屋发霉的墙角,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酸腥味。俊翔连最后他认为能牵制可欣的皇牌都没了。他们的关系已一步步走向分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