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暧暧的面包香

“不,林爷爷,我们不要再做什么扩大的计划了。我们就守着这独一无二的 ‘思思面包店‘。简单的幸福不易得,我们要好好的坚守着。” 她慎重的说着。简短的一句话,背后却是盛载着满满的感恩。 — 刘语芳

Read more
小说

心宿(下)

不知是否是伤了大血管,靖希的血流的又快又多。那小刀还插在靖希的肩上,没人敢把它拔出来。靖希那个样子是骇人的,一把小刀插在他血淋淋的左肩上。她无助地看着靖希,哭着问他:“痛吗?你撑一下,救护车就快到了!”

— 刘语芳小说

Read more
小说

心宿(中)

回到房间,她跌坐在床边上。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非常倒霉,一年内失恋两次。接下来的反应是骂自己怎能这么笨的让自己再次陷入困境里。把自己骂了几遍后,她才发觉自己竟没有痛哭流泪。也许麻木了,又或许心已不再那么脆弱了。她再次的决定收拾心情,离去。看似潇洒, 但实质是逼不得已。两次情伤,情何以堪。

— 刘语芳小说

Read more
小说

心宿(上)

老天爷像怜悯她似的,有点戏剧性的将十分钟前还是倾盆的大雨,倏然止住,只留下霏霏小雨伴着她。她懵懂的脑袋,对情变的信息接收不来。脑里一直盘问着,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一直认定她与宇生终会白头偕老的,但今天那信念被宇生狠狠地否决了。

她从未为她的恋情未雨绸缪过。

— 刘语芳小说

Read more
小说

罪业

映入眼帘这一幕让她瞠目结舌,寒毛卓竖。橱柜里面整齐排满了玻璃瓶,瓶里既然泡着体型大小婴孩尸体,他们都蜷缩在玻璃瓶里,白色的肌肤完美无瑕,每具婴孩都握着双手摆着一个手势。

— 曾康妮小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