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马地区相关内容
» 更多文创资讯
南马 散文 最新

光影的辉映

纪忠孝 — “夜旅行”是一种设计非常简单的小型冲天飞行的炮竹,仅仅只是一细幼木枝前头载有小小圆筒药粉的单薄外型,插在任何可以朝天的地方例如草地沙地玻璃罐汽水瓶等都行,点燃其尾端的引信绳即能让它一飞冲天,紧接着一声清澈爆破的声响,委实是八十年代的恐怖袭击玩意。

Read more
休闲 南马 最新 生活

居銮华语

林方正 — 居銮开埠100年,有着近80年悠久历史的居銮华语,被形容为「山城一怪」。的确,听起来语调怪怪的居銮华语,字句发音和标准华语(汉语)时同时异,是居銮独有的地方语言,在居銮流行了好几十年,现时仍然有不少中老年华人习惯以它沟通。

Read more
南马 最新 评论

日本热海温泉、柔佛玉射和北干那那

蔡兴隆 — 不要再制作意义单薄的钥匙圈或粗陋无故事的名信片,也不要一味介绍美食餐馆,別单单只是在节庆办出千篇一律老调重弹的节目,耗时的颁发奖状,冗长的致词,意义寡淡的感谢状,都是年轻人最唾弃的环节。我们应该远离浮夸的推广形式,用直击心灵的方式来推广在地旅游,明明有丰饶的在地人文与自然景观,就別浪费了。

Read more
南马 散文

大海的孩子

叶群芳 — 距离新山不远的柏伶海岸原住民村,甘榜德蒙(Kampung Temon),又称甘榜实里达 ( Kampung Seletar),是新山沿海仅存的红树林地带和这些被称为“海番”的“实里达人”的家园。在疯狂的城市发展洪流中,“实里达人”赖以维生的红树林快速减少,祖辈建立起来的家园也面临逼迁。众声喧哗的世界里,有谁聆听他们的哭泣?

Read more
南马 大将出版社 媒体合作

芝士蛋糕和我们的贫穷

我和太太还没买下第一间房子,最大的孩子却已经七岁了,这是一道数学题,还是一道人生的诘问,其实我没有答案。我只是想好好记录这几年的生活,自从和安娜埋头做蛋糕开始。其实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向村上春树早年的一篇文章致敬,那文章叫做《起司蛋糕和我的贫穷》,起司和芝士是同样的,只是不同国家的称谓不同。内容是描述当初刚结婚的村上夫妇相当贫穷,住在形同起司蛋糕的狭小房间内,而且就在铁路边。

Read more
休闲 南马 生活

建国戏院的辉煌与没落

张南周口述 — 居銮历史最古老的戏院,当属南峇街建国戏院。今天的人肯定不会知道,当年建国戏院的座位是一条长长的木凳,没有座位编号,提早入场的观众必须自己用手帕绑好“霸位”。

Read more
南马 散文

蝙蝠城-有福之城

孙福盛 — 在华人社会,尤其是接受华文教育的市民,我们更喜欢称自己的家乡为“南山銮水”。为何也?那是因为这里有一座巍峨的南峇山,在市郊日夜守护,还有一条缓缓的明吉摩河,穿城而过,带来几许温柔。据称:开埠初期的居銮市,到处都飞翔着一种称作蝙蝠的飞禽。这种属于哺乳类的飞禽究竟从哪里来呢?它们为何对居銮情有独钟?

Read more
休闲 南马 新加坡 生活

新马共车人

我不常去新加坡,不过现在若有进出新加坡,也不考虑公交车,我首选共车。这次来载我的是一个年轻人,他在路上侃侃而谈,不过有件事情他说来轻描淡写,就是他服务的公司有许多同事是驾摩多车的马劳,先后已经有4位同事在回家路上意外丧生了。

Read more
南马 散文

文化小浪潮

蔡兴隆 — 80年代成长的我们这些没有跟著大队走进医科系法律系金融系的奇特青年,在许多地方擦撞得鼻青脸肿,想要当一份出版刊物的怪趣味编辑、想在夜里的广播节目说故事给陌生人听、想拿着单眼相机穿街过巷拍遍马来西亚风光,然后出书开讲座,滋润下一代的本土情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