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忌做豌豆公主

鹤顶红

记得中学的时候读过刘墉的一篇文章,那是他给他女儿的一个劝告。事情是这样的,亲戚的孩子们到他们家玩,打闹声影响了他的女儿练琴的心情。他不让女儿因为环境的嘈杂而放弃那一天的练习,他希望无论她处在什么样的坏境中,都能泰然自若,把事情做好,不做豌豆公主。正如他当记者的时候,不管报馆的环境多么嘈杂,他依然能静下心来把新闻稿写好。

之前我在面子书看到,某个落选的文学奖参赛者在主办方的面子书留言,说他为了参加这个文学奖,把工作辞了,天天在星巴克埋头写作。现在落选了,主办方是否愿意赔偿他的损失。这让我联想到刘墉说的那个道理——不做豌豆公主。写作一定要把原有的工作辞了吗?写作一定要到星巴克吗?写作一定要在舒舒服服的环境下吗?

我有一个爱创作的朋友,时常抱怨他没有时间写作。我问他一天之中,或者一个星期中,真的抽不到一点点的时间来写作吗?他说,他写作一定要有至少连续三个小时的空档,写作之前,一定要用心沏一壶茶,等沏了茶,时间已过去了一大半,凑不到三个小时的空档,所以……

我也认识一些热爱写作的朋友,放工回家,洗了澡吃了饭,休息一下就打开电脑埋头敲字,即使一天只有一个小时的写作时间也非常珍惜。一天天累计下来,聚少成多,产量不少于全职写作的人。我也认识一些在艰苦坏境下写作的人,躲在闷热杂乱的房间写作,写出来的作品也非常有水准。我也见过非常有名的作家,在车程中、在飞机上、在等待的空档、在简陋的凉亭里,随即打开电脑,分秒必争地写作。

所以,写作一定要在宽敞整洁的书房?一定要在高级的咖啡馆?一定要准备茶水烟酒?一定要有一大段充裕的时间?一定要在心情好的情况下?如果是的话,那就成了写作界的豌豆公主、公子了。

Photo by Markus Winkler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且看谢智慧笔下的⼈⽣百态,如何在苦与乐中释放。 » 谢智慧少年⻓篇⼩说系列
红蜻蜓少年⼩说奖得主
红蜻蜓,专为本地18岁以下的孩子量身定“写”一系列优质精美的故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