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耳顺前夕 评论

当我们因为愤怒变得麻木

赖国芳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最近发布了一篇名为《为什么近10年来美国生活变得更愚昧》的评论 (链接) 。文中有几个重点,试浓缩如下:

  1. 向“非我族类”表达“愤怒”的社媒帖文,最容易引起点赞、留言、分享,因此在网络上大肆传播。“非我族类“的定义不一定是种族和宗教(虽然时常如此),也包括在政治、信仰、教育、以及各种生活课题中,跟我们持相反意见的人;而“愤怒”,便是给火焰推波助澜的最佳燃料。
  2. 族群中的激进分子,在社媒上的活跃程度,远超温和成员。激进分子不单只攻击敌对族群,也会针对及清除自家群体中信仰不够纯正的言论。许多持中肯意见的温和成员,因为害怕被攻击对付,选择明哲保身,噤声不语。
  3. 结果:社媒上激进和愚昧的内容泛滥,劣币驱逐良币。社会对政治、司法、学术等等权威机构的信任度下降。

 其实,我们也不必看太平洋彼岸,从大马最近一场不幸车祸引起的司法事件,以上三点都可以对号入座。

 关于这场事件的法律课题,我不愿妄加评论;社群中的愤怒,我也可以体会。可是,当我们被愤怒淹没而变得麻木不仁时,是可以表现得很凶残,很暴力的。如果认为制度不公不义,那就尽所能去拨乱反正吧;但可不可以对各造的当事人多一点点的怜悯?把死者物化成不配生存的猪狗,在网上留言侮辱丧者的父母 –– 这是优良的中华文化传统?你问:那位无辜的受害者呢?谁来怜悯她?习近平说: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你的心也足够大,可以在制度不公的愤怒外,容得下对全世界的怜悯。

 这在乌克兰战争中也同样适用。不管你是亲俄亲中或者是亲欧亲美,你都应该看见战争带来的生离死别、心碎、和痛苦。这一点点的怜悯,在我看来,已经是做人的最后底线了。

Photo by Artem Maltsev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赖国芳教授融合多年企业及授课经验,由浅入深,带领你走入数码营销的门槛。预录课程 + 在线辅导,居家方便学习,名师线上辅导。随时加入,团购折扣。 »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