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马 散文 最新

恋恋图书馆

小泥

先生是培风中学校友,毕业之后他依然怀念图书馆。幸而图书馆多年前便开放社会人士借书,他早已办妥借书证,我们定期至图书馆借书、借影片。

培风中学图书馆馆藏甚丰,连《四库提要》、《册府元龟》都有,这类书籍一般人用不上,通常是大学中文系所的老师,从事学术研究所需。然而卧虎藏龙在民间,或有秀异之士,确实需要这些书籍独自做研究,那么培中图书馆也算是协助华社培养文史人才。

除了中文图书,图书馆亦搜罗不少英文书籍,相信能满足师生需求。且图书馆也勤于购书,许多刚出版的社科、科普重要著作,也在图书馆推荐之列。对于推荐好书,培风图书馆相当尽心尽力。

且看谢智慧笔下的⼈⽣百态,如何在苦与乐中释放。 » 谢智慧少年⻓篇⼩说系列

培中图书馆据说已有三百多名校外会员,人数虽不少,但可惜真的借书的人不多。或因周日未开放,职场人士略有不便,惟至少周六尚有开放,意者不妨多多使用。尤其近来因疫情之故,图书馆不得不缩短开放时间。然而,培中图书馆已是马六甲市区最具规模的图书馆,搜罗各类书籍杂志,文学、传记、科普、社科等等应有尽有,甲市区的爱书人倘若错过实在可惜。

以国民平均收入来看,本地图书价格高昂,许多人嫌书贵买不下手。这个问题无法解决,书店并非慈善事业,总要将本求利才能持续营运。近来各地陆续传来书店倒闭、出版社告急等等的消息,文化事业委缩,对国家社会实在不是好现象。

许多文史哲经典著作,如《牡丹亭》、《史记》、《世说新语》等等,在本地书局未必能买到,想深入学习中华文化,终究还是必须倚赖图书馆。且许多书籍历久弥新,惟因出版较久,市面上早已断版,想阅读的人有时找不到书,图书馆多少可弥补这个缺憾。反正,没看过的书,都是新书。

向图书馆借阅另有一个好处,逼迫自己阅读。不少爱书人都有类似的烦恼,开心买了一些书,但一般人工作之余的闲暇时间不多,怎么也看不完。日积月累,没读的书越来越多。然而,图书馆的书有归还期限,提醒自己非挤出时间读完不可,不失为自我学习的好方法。

国家若有远见,应广设图书馆。或许以大马的现况看似很难,然而若每一个国会选区都有一个公立图书馆,将会增加两百多座,只要图书馆购买本地著作,那么本地著作至少有基本销量,这将直接鼓励大马人创作。即使经费不足,官方亦可号召募款募书募人,让当地爱书人共同支持「我们」的图书馆,其实也是很精彩的历程。

退而求其次,各地独中不妨考虑开放图书馆,尽管确实会增加校方的管理工作,但这不失为回馈华社的具体行动,亦可加强独中与社区的连结。推广阅读,让知识普及是很美好的愿望目标。

曾于2021年1月于星洲日报的星云副刊刊登。

Photo by Phil Aicken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喜欢这篇文章?请略表心意。

马六甲人文历史 - 林志诚(鸡哥)-- 导览就是”在历史现场讲授历史,在生活的现场体验生活”。 用我的嘴化作时光机,把马六甲的”老”投影在你脑海里。这么形容似乎有点太过文青,简单来说,我就是个讲故事的人。
中南马文创 » 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