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幻象

周嘉珉

不知道你是否同我一样,读了本好书,看了部好电影,心中就会泛起层层涟漪,久久不散。那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受:心中像是有一支乐队正在演奏盎然有趣的《春》;似欣喜而胜于欣喜,似悸动而非悸动,比食后会令大脑分泌胺多酚的巧克力还要令人上瘾。反之,若书中内容老生常谈,电影情节狗血煽情,心中那支乐队则改而演奏刺骨寂寥的《冬》;一颗心像是被强行灌了铅般烦闷沉重,成天恹恹的,十分不快。

过去的两个星期,我的心情就一直不断地在《春》与《冬》之间徘徊。

不记得是多久以前,因见《浮生六记》有“晚清小红楼”之美称,加上“梦”与“浮生”总令我想起李后主《乌夜啼》中「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之句,就不自觉地对这部自传产生了极大兴趣,心中也对沈复与陈芸的爱情生出许多罗曼蒂克的幻想

本书收录175则“马来西亚式”经典笑话,除了笑话政治与生活,本书特别收录马华文艺界笑话,如诗人、著名音乐人、相声之父、砂拉越作家等,皆贡献他们令人哭笑不得的真实体验。 » 马来西亚笑话精选

早在六月份就把书淘了回来,只是一直迟迟不敢开始阅读。纵是心中仍对陈芸这个被林语堂誉为“中国文学史最可爱女人”的女子充满想像,仍硬是拖了两个月才翻开书页。

炎炎午后,我在窗外玻璃风铃的玎玲声的陪伴下,总算把书看完。

窗外酷暑依旧,风铃声清脆依旧,可我心中却已下起苍茫大雪。

期望往往同失望相等。

原来,我的想像力早把《浮生六记》推上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境界。故此,当知道沈复并非我想像中的那麽专一深情;而他与陈芸的婚姻生活,看似安稳惬意,实则危机四伏;教人如何不越看越悬心?一个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无法担起为人夫、为人父的职责的男人,对得起为他生儿育女,相濡以沫的可爱女人吗?

这也不是我头一次被自己的期望绊倒了。就在上个星期,我就慕名到一家才开张不到一个月的咖啡厅用餐。满怀期望的赴约,结果无论是复古的装潢,抑或是精緻的早午餐,俱是宣传效果罢了。 当真是乘兴而至,败兴而归!亦曾在广大传媒的连环轰炸之下,看了不少言过其实的电影。那种失望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其实说到底,食物穿肠即过,电影过眼即忘,失望也只是顷刻间的事。人与人相处间的失望才是最可怖的。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把人生比作百货公司的玻璃橱窗;在这个社交媒体蓬勃发展的年代,几乎人人都深谙扬长避短之道,都把自己最完美,最理想,最可爱的一面呈现于大众眼光之中。其中更有佼佼者把隐恶扬善之道用于现实生活,不论何时何地,都维持最佳状态,深怕自己不慎露怯。

然而,我们果真如自己想像般理想吗?抑或是我们都只是在佈置与装饰玻璃橱窗的过程中自我麻醉,说服旁人的同时,也在说服着自己,橱窗裡那个时时亮丽的塑料模特,就是真实的自己?

而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矛盾。多数时候都是一面伪装,一面渴望被理解,一面却又担心被看穿。如此患得患失,裹足不前,久而久之竟连自己都忘了自己要的是什么。

想深一层,倘若人人所呈现的那一面都只是费尽心思所勾勒描绘出来的脸谱,那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羁绊是否也只是个幻象纯粹是各人一厢情愿的臆想?

电台正播著谭咏麟的《幻影》—— 幻象似的爱情,始终会消失去。那幻影却一一再现我心底。

既然幻影终究会散去,那又何必认真? 也许这也正是为什麽大家都说认真的人总吃亏?

夜未央,曲未央,雪也依旧无情地下着……

Photo by Maria Eduarda Loura Magalhães Tavares on Pexels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Ori Ng - 原名黄国雄,出生于霹雳美罗,目前是FB文创群 “越创”的管理员。从小至今热爱阅读,经常在几个阅读群发表阅读感受与书介,偶尔也写写诗词,散文与微型小说。
» 文创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