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忍痛的天使

两个大男人,电话里都没有客套和肉麻的东西,想什么便是什么。伟是”很懂得想”的人,思想成熟。除了我较熟悉的癌症病理和一般相关疗法,通通电话我倒像是听人生课多一点。我们调侃自己,如果不是他患病,我们或许也不会联络得那么频繁。这有够讽刺。
— 黄君雁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向死而生

动物界里专属象群的「赴死」传奇,所谓的「象坟」,这种除了人类外几乎无天敌的陆上巨兽,当牠们一旦感知到生命将逝,不管距离多远,皆会缓缓步向只有同类才晓得的永眠禁地。
— 姚斌奕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掀起回忆的铁路

跨越新加坡境内,曾经属于大马的新马铁路,承载着几代人的记忆,如今已步入历史。蓦然回首,望着苍旧的火车站和铁轨,人生何尝不是一列开往终点的列车,内心感慨无限。
— 马连辉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牙桥

黄筠娣 — 二十多年前,我的牙医不断推荐我做牙桥和牙冠手术。牙桥是拔掉坏牙,然后把牙洞左右两边的好牙磨到可以镶入三颗一排的人造牙。这样子牺牲了两颗好牙。

Read more
散文 最新

小草

小草有生命,在生态平衡系统中扮演着它的角色,它有权力在这片土地上快乐地生长,没有它,泥土肯定被雨水侵蚀,少了它,一些动物就缺少了粮食,而令我佩服的是它的求生意志,确是远远地比人类还要强。

生活中,难免遇到不如意的事,我们身为万物之灵,不妨向小草看齐,我们应该比小草更坚强、更勇敢,不是吗?

— 杨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