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雨林之旅

刘霖和

(一)初宿船屋,乍惊乍喜

二十年前,从槟城到吉兰丹,取道东西大道,匆匆经过一座大桥,桥边的湖光山色,令人着迷。BELUM  雨林,惊鸿一瞥,心有所动。过后,多番想要到此一游,却不能成行,耿耿于怀,心中有憾矣。

二十年后,退休了,终于有机会一亲芳泽,进入雨林,寻幽探密来也。 一行四十人,老中青,男女皆有,不住旅馆住船屋,感觉新奇。 我们的船屋名为“波浪6号”,是船也是住宿。船屋分三层,底层有个大厅,是主要的活动区,厨房、客房,也在这里。中层有八间睡房,四间浴室,前后有甲板,站在这儿可以眺望四方。顶层有个天台,空间不大, 可是视野最广,无遮无拦。站在这里,四面八方的美景尽收眼底。

我的睡房3号,在船屋的中层。房内有四张铁床,床叠床,分两层。我们四个老男孩,童心未泯,都抢着要上层的床位,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拉拉利拉丹碰” , 猜拳一番后,床位就分配清楚了。我的床位在下层,阿德在上层。我对他说了好多回:上游切勿放水,以免下游遭殃。黄黄之水头上来,我可不敢领教呀!

“我订的水壶套很快就最好,手工精细,很漂亮,服务好,我非常满意!” — Jane,40-50岁。 » 顾客推荐

船上有不成文的规矩:登船须脱鞋。所以一登上船,大伙就成了赤脚大仙。光着脚丫,坦然相见,无损体统,问题不大。不过,白天在甲板上活动,就有难处。因为甲板为铁皮所制,晒了太阳,热度上升,赤脚踩在上面,相当难受。所以大伙走在甲板上,都得蹑手蹑脚,唯恐脚底烫伤,成了铁板烧!

连贯船屋上中下三层的通道,就是户外开放式的铁梯。梯阶用铁板制成,上面嵌着粗铁条,可以防滑。赤脚踩在如此梯阶,犹如行走鹅卵石道,一步一痛,走得大伙五官变形,眼睛和嘴巴都挤在一起,我们称之“有痛道”。不过,大伙很快地就发现船的另一边也有一道铁梯,梯阶表面不设粗铁条,踩在脚底,十分舒服,称之“不痛道”。于是乎,大伙都喜欢用“不痛道”上上下下,当然,也有人选择“有痛道””,好此道者,自讨苦吃,痛得过瘾。

乍喜乍惊之际,船屋动了,我们开始漂泊了… …

(二)碧波万顷,湖光千变。

森林之旅,从天猛莪湖泊的码头开始,然后漂向北方。

高山野岭,本是树木的地盘。 一个浩大的天猛莪水坝工程,引水成湖,淹没山谷,千千万万的树木就葬身水底了。曾几何时,湖水成了山谷的主人,山峰百座,也为水所困,成了湖岛。

参天古树,也失去了生命,露出水面的树干,干瘪瘪的,高高低低,长长短短,疏疏密密,景色凄迷,令人叹息。

船屋航行时,轻盈地划过水面,静静地,无声无息,让人有种水上漂的感觉。蓝天、白云、

青山、绿水、黄泥、白雾、沙洲、 枯枝,一一掠过眼前,重复复重复,,景色简单自然,相看俩不厌。湖泊万顷,水纹千变万化:有时丝纹不动,像一面大镜子;有时波光粼粼,像千千万万个菱镜在抖动;有时缠绕翻动,像婀娜多姿的水袖;有时涟漪层层,像行星运转的轨道… …

乘小船驰骋大湖,穿梭雨林,旅程就进入了另一境界。我们与湖水拉近了距离,短兵相接,开始有了刺激的感觉。小船可载八人,游客下船前必须穿上救生衣。从船屋下来,必须小心翼翼,站稳马步,否则下船不成,就可要下水啦。坐在板凳上,湖水就在脚底,触手可及,可以感觉它的凉意。   

马达一发动,船就冲了出去。船只在湖面上飞驰,疾风扑面,水花四溅,煞是刺激。当对面也有小船风驰而过时,  就会掀起长长的波浪,犹如银龙翻滚般向我们的船侧推来,此时,船夫就会摆动船头,迎着浪头,破浪而去,直奔前程。无风,还是会起浪的,切记!

在几个地方,风光明媚,水道宽阔,湖面平静,船夫却放慢船速,时而左时而右,拐弯蛇行, 原来是要避开湖面下的树干,不然撞上了,可要船仰人翻!马来谚语有云:“不要以为静水里没有鳄鱼!”天猛莪湖里没鳄鱼,但是藏身水中的大树,依然不是好惹的!

(三)返璞归真,甘榜嘉海。

雨后的下午,轻舟三艘, 穿林过湖, 掠水而来,我们 拜访了甘榜嘉海的原住民。

嘉海原住民 傍水而居,十多间木屋, 疏疏落落,建在湖岸的高地上。当时水位低,拉远了湖面和村子的距离。因此大伙上了岸,就必须爬一段斜陡沙路,所以都得弓腰弯身,鞠了好几个躬,才能踏入村子的大竹门。当日适逢屠妖节假期,访客很多,人潮如涌, 一眼看去,在村里走动的人,“外来”的还要多过 “原来”的。

村内的木屋,十分 简陋, 屋顶为亚答叶所盖, 屋子的底部用木柱撑高,像马来甘榜的浮脚屋,居民可以在屋下活动。我们看到一所木屋下有一群妇女在憩息,她们携儿带女, 应该是一家人。我们向她们招招手,呼唤她们出来拍照,她们却无动于衷,不知是害羞还是害怕?此时,向导阿肯来到,把米粮、文具、玩具、书本、零食等赠品摆在空地上,屋里妇女小孩马上一哄而出,与我们先来个大合照。她们领了赠品后,眉开眼笑,与大伙自由随意合照,来者不拒。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外来”的和“原来”的,皆大欢喜也。

时间到了,大伙跨上船,就要离开甘榜嘉海。临别依依,,忽然村里传来一阵嘹亮清脆的鸡啼声,大家一番错愕,公鸡不是叫天亮吗?黄昏已至,天色快暗,这只甘榜鸡怎么如斯糊涂?也许是公鸡有所感动,破例高啼一曲,代表原住民向我们表示谢意吧!

(四)山路艰难,瀑布水凉。

 不经一番山路难,焉得瀑布水气凉。伯伯婶婶们终于要进入山林啦。据说这是超过1.3 亿年的`原始热带雨林,比阿马逊和刚果森林更为古老。大伙不敢掉以轻心,所以事前仔细武装一番,防患于未然。小姐们要防水蛭,拼命往身上洒盐(向导教的);阿姨要防蚊子,四肢都喷上驱蚊剂(超强的);婶婶要防蛇,带了扫把棍(上了硫磺的);团里有个小妹妹,害怕碰上狂蟒和金刚(电影上看到的)!

在森林的入口处,有一小溪, 溪上横躺着一截巨大的树根,呈白褐色, 坚硬如石。虽然它的 树身已被锯掉,不过依然魅力无穷,散发着残缺美。大伙见了,如获至宝,一哄而上,站的、 蹲的、躺的、骑的,各种姿态皆有,照片拍个不停。哎呀,欺山莫欺水, 这话没说错,众女人之前的恐惧感,抛在脑后,烟飞灰灭矣。

 一路走进去,左右都是树,环肥燕瘦,皆有之。密密麻麻的叶子,前后包抄,我们全身都绿了。有一棵大树, 引人注目  ,树根比人高,阔如墙壁,树身不可望, 我们拉长脖子,仰望树梢,也难于一睹 真面目。 千年老树,可遇不可求,此时碰面,大家一拥而上,上下其手, 抱树根、摸树身、擦树皮、  嗅树味,都对老树 爱不释手。

山路蜿蜒,变化多端,一路走来,感觉也不同。踏上软绵绵的黄泥路,很容易陷入泥沼中,双腿沾满黄泥,一“踏”糊涂 ;踏在滑溜溜的石头上,则须眼明“脚”快,一踮而过,就像 身轻如燕的武林高手;走在潺潺溪水中,凉意沁人心脾,十分爽快;涉水过河时,细沙会乘机窜入鞋子,扰人脚板,教人全身都不是味道… …

行行重行行, 我们终于听到瀑布的水声,十分兴奋。不过山路转个角,就忽然变得更斜更陡了,而且巨石累累,十分凌乱。此时要往上走,就得靠自己的观察力, 选择石头,踏石而上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入深山焉得瀑布。排除万难,终于到了瀑布,大伙都尽情尽兴地 玩水,有人游泳舒筋骨; 有人在石头上静坐,吸取日夜精华;有人双脚浸入水中,让小鱼啄脚趾去死皮 ;有人双脚擦细沙做刮痧;有人让飞流打在身上做按摩。城市人,游山玩水之际,不忘保健,在瀑布里, 水疗足疗按摩都做了全套, 哈,又赚了! 

(五)奇花难寻,野兽无影。

进入原始雨林,大家都希望能够看到珍禽异兽,奇花异草。

在木板河的山林中,我们看到了一块大石头, 这石头呈四方形,有半个人的高度,白中渗带褐色,表面凹凸不平。 向导说这是岩盐,也是“疗伤石”,动物如果身体有所不适, 就会到岩盐来舔一舔,病痛就会痊愈了,所以在这个地点可以看到许多野兽。大伙听了喜出望外,躲在大树后等待马来虎、太阳熊、苏门答腊犀牛、白臂猿、亚洲象和马来貘来出现。向导却接着说,野兽觉得人类最可怕,对它们什么都做得出,因此我们一入山,它们已经闻到人气,逃之夭夭去也, 绝不会留在这里束“脚”待擒,因为下场可能会器官尽失,死无全尸, 不是烹成盘中餐,就是炖成药材汤。

既然各路野兽对人类避而不见,我们就把焦点转向态度亲民的小昆虫 。 一尺长的马陆,慢慢地在地上爬过,教人啧啧称奇,“ 火车虫,火车虫”大家亲切地向它打招呼,童年的情趣涌现眼前,不亦乐乎。根据资料,全世界最大花卉莱佛士花, 就在此山中,可惜寻寻觅觅,还是不见花踪。不过,我们却看到了“野山赤灵芝”, 大伙半信半疑,传说中白蛇娘娘舍命盗取,能够 起死回生的仙草,就是它吗?

从向导口中,我们略微认识了天猛莪湖中的鱼类。多曼鱼、红吉罗、翡翠鲈鱼、水马骝、白须公等都是湖中的珍品,不过如今因为过度捕捉,所以数目剧减而面临濒危问题。 我对翡翠鲈鱼、水马骝、白须公比较有印象,它们肉质弹性好,味道极为鲜美, 也没腥味。喔,我是在船屋的餐桌上认识这三种淡水鱼 —— 酸辣翡翠鲈、红烧水马骝、清蒸白须公。

(六)湖光山色,满载而归。

雨林之旅, 终于结束,大家心情欢畅。

天时地利人和,三大优势,为旅程画上圆满句号。天时——天气好,也无风雨也无雷;地利——地方好,山明水秀寒烟翠;人和… …

我们一行四十人, 百里迢迢来相会,本是 雨林探秘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大家在同一屋檐下 当了三天两夜的水上人家,互相照顾,相安无事,其乐融融。

年轻力壮的,充分发挥了敬老的精神。当 我们这些老前辈 上船下船、涉水渡河的时候,他们都会伸出手臂,扶我们一把。 三餐时间,年轻人也让我们几个老家伙 排在队伍前头,我们拿了菜肴,主持了“动餐礼”后,他们才井然排队,享用餐食,从不争先恐后。作为老前辈,我们也不曾倚老卖老,都能放下身段,与后辈打成一片,同捞同煲, 相处甚欢感情好。

夜晚时分,团中有三位爱唱歌的女老师,都在底层大厅卡拉OK到半夜,歌声在湖上飘扬,为黑漆漆的森林谱上乐曲。 此音只应城中有,湖上难得几回闻,船屋轻晃,我躺在床上,听着湖上传来的“摇篮曲”,睡得格外香甜。在离开湖泊的最后航程中,年轻的团员,兴之所致,随着狂野的音乐,广场舞排舞尊巴舞,扭个不停。船照漂,歌照唱,舞照跳,这湖,有了我们,人气沸腾,热情四溢。

“出水能跳,入水能游;进得厨房,出得厅堂。”他, 就是我们的向导阿肯。阿肯年龄五十,外表俊朗,皮肤古铜色,身材结实,气质阳刚。阿肯是船屋的负责人,团体中的灵魂人物。阿肯可以驾快艇,在湖上风驰电掣,对水道了如指掌。到了着陆点,他第一个跳下船,安排游客下船,然后赤脚跑在前头,行走颠簸山路如履平地,然后在险路等待我们,帮我们渡过难关。在瀑布,他又化身为救生员,伴着团员戏水作乐,搀扶老幼,以防不测。在船屋,阿肯为我们打点三餐,他会驾着快艇,离开船屋,然后载着食物回来,让我们大快朵颐,饱餐一顿。他亲手烹调的茶点,马来糕、梅菜面包、舞摩查查、炒米粉,都让人吃得津津有味,欲罢不能。晚餐过后,他会收拾场地,洗盘抹地, 马不停蹄地 把大厅整理得干干净净,然后交还我们进行活动。如此好男儿,勤快,体贴,热心、老实 ,人间已经所剩无几,难怪有团员临走前也想把他打包带回家!

雨林之旅——美景、心情、友谊、见识,皆有收获,满载而归矣。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热带雨 - 词:陈宇昕 / 曲:猫速公路卡爷 - 电影同名主题曲。《热带雨》是新加坡导演陈哲艺第二部剧情长片。
» 人间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