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无垠鲸落

姚斌奕

万物生死有时,长则千岁,似象龟,短则一瞬,似蜉蝣,那都是大自然全体物种的既有宿命。

这是有机体无法逾越的循环,更是有机体传承繁衍的唯一途径。

而在我活着有限的经历里,曾经看过最唯美,也最浩瀚的「死亡」,它的名字叫做「鲸落」。

直播 - 文化手札 - 《文化手札》直播节目向全世界介绍东南亚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20-11-17 - 陈再藩:柔佛古庙游神的百年回潮

鲸落,Whale Fall,顾名思义,说的是鲸豚类动物在亡故后,停止浮动向海床下坠的沉没过程。

倘若就只像人类一样的腐朽逝去,它概不至於被我们千古传唱。可鲸鱼的离开,却并非如此一了百了,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数据显示,一棵大树倒下后,会被蜂拥来到的微生物分解,成为土地养料的一部分。这鲸鱼亦然,当它选定海域,悄然赴死的一刻,也会创造出一个复杂的、好比基督教「创世纪」般的生态奇迹。

是的,您没听错,鲸鱼的死,是能够间接开辟出一个新造之生物场的。

所谓鲸豚,最大的成年蓝鲸体长可达三十公尺,重约一百五十公吨,最小的侏儒抹香鲸,也有两百七十公分长,两百八十公斤重。

若个巨物,在它停止呼吸的剎那,尸身即会负重下潜。这是一个动作很缓慢,几乎深至一千公尺,耗时约需整日的黄泉长路。

能想像吗?一头鲸在无垠大海中默默的坠落,先是失去了目耳鼻舌身意,再来去温、去色、去影、去声、去光、去达一切寂静,突兀,它又於深渊处扬起了百万年前的劫灰余烬,一段远古记忆终将被唤醒。

那是个寒冷,黑暗兼极度贫瘠的荒芜结界,饿了不知多久的食腐动物们,包括睡鲨、盲鳗、或端足目甲壳虾等等,它们徐徐游到鲸身旁,当确定了安全无误,即开始拆解鲸尸,直到百分之九十的柔软组织被进食汰禁,第一批饕客逐渐渐退去。此时,一群在边上等待了好几年,目属无脊椎类与多毛纲的小东西,它们悄悄的,趁间隙粉墨登场。

大约二十四个月左右吧,这群小东西会把剩余的残留物也消灭掉,然后再将貌似废墟的鲸骨,留给比它们更微小的小弟—大量的水生细菌去做后续处理。

言及细菌,它们或是地球上最称职的环保主义者,竟以鲸骨中的脂和油为食,并将之转变成对整个生态系统皆十分关键的「硫化氢」。怎么说呢,硫化氢就譬如一台核能发电机,它可提供有机能源予海床,纵使恒久笼罩著黑暗,相关区域亦能自行制造养分,令微生物蓬勃滋生,给鳞甲蠕虫们准备好盛宴。等诸多小东西都长肥了,深海层的鱼虾同会聚集过来觅食,至此,鲸骨四周,在五十到一百年里面,皆会是个稳定的食物链,是我们肉眼虽看不见,却足够抓紧泥沙,巩固片段海基的生命乐园。

对于类似景况,美国生态哲学家Gary Snyder就其作品《禅定荒野》中,有非常诗意的佛性诠释。

他说:

「鲸落海底,哺暗界众生十之百年」

牠生于大洋,归于大洋,反哺大洋,牠以肉身化血食供养万物,逝时「一鲸落,法界开」,这与盘古目为日月,髭为星辰,眉为斗枢,窍为九州的壮举何其相似?

愿将最后的慈悲,送予养育自己的地球母亲,有谓之「栩死如生」—-区区认为,不管是电影《Free Willy》中与孩子心有灵犀的虎鲸,还是《圣经》里奉神命吞掉先知约拿的大鱼,抑或《白鲸记》里护卫族群的莫比狄克,假以众生平等论的话—-

每一头鲸,都堪称天使。

每一头鲸,都是佛。

* 插图取自 What is a whale fall? 视频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居銮老街人文建筑 - 跟随居銮文史工作者孙福盛老师,以独特的居銮华语,为你讲述老街的人文历史,欣赏老街二楼屋顶上16座蹲站不同、神态各异的狮子雕塑 -- 大马独一无二的建筑美学经典。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