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一亩一亩田

陈诗明

人生总有许多美好的第一次回忆,有些简单事情就是很容易在无数次做着时候,第一次的记忆就会不期然的浮现出来,想起它的缘。

小学时候吧,我们搬去了一个新的小区,因为是新房子,地上长满茅草,那种会割伤手,荒芜地段不种自长的野草。我那爱花草的妈妈盘算着要用院子里不小的地种什么好呢?

印象中,有个父母口中的园艺专家常来我家兜售小树苗和许多不知名的花花草草。这位有趣又有性格的叔叔,开着一辆类似面包车的车子。里头仿佛是一个小型亚马逊森林,装载着的是琳瑯满目的绿意,穿梭在住宅小区里。犹记得当园艺叔叔来时,他会把把车子停在我家,然后任你挑,偶尔还会给点趣味的建议。有时候,邻居们也会过来凑热闹,看看有那些植物可买回家绿化一番。园艺叔叔好比是部维基解密、植物大神,有问必答,如数家珍。那时候科技没有现在先进,网络也还未见踪影;所以叫他园艺专家一点也不为过。如果说记忆仍在对的轨道,园艺叔叔好像还是位留学生。白驹过隙,几个年代过去,父母也已往生多年,不晓得这位专家身在何处了?

直播 - 文化手札 - 《文化手札》直播节目向全世界介绍东南亚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20-11-17 - 陈再藩:柔佛古庙游神的百年回潮

通常和园艺专家买了树苗花草后,大家都有得忙了。除草、松土、施肥….,工程一点也不轻松,但是大家都甘之如饴。当然,倘若请别人代劳,一切自是易如反掌。但是对爱好园艺者而言,亲自动手一步一脚印的去美化小花园会更有意思。以现在的方式来表达,当时的我们是在培养亲子关系,放松筋骨和减压排毒,一举多得呢!那些年每个傍晚,全家人一起在院子里劳动,分工合作至夕阳西下。有时天黑了又未完成该完成的任务,便在灯下继续完成,只为可以加速徜徉在繁花绿丛中。

屈指一算,当年全盛时期我家的果树单是芒果就有好几个品种、还有两棵杨桃树(因为专家说这样才能授粉结果)、水蓊、红毛榴莲、石榴、番石榴、酸柑等等。在园艺专家的指导下,这些果树也不负众望,时常都会果实累累。为了预防虫害,妈妈闲时总会用报纸糊袋子来包裹果实。妈妈也常常向我们“推销”这些爱心水果。其中,杨桃最多产。哥哥应该是那个吃最多的,妈妈的道理是他常发热气要多吃;也不知是不是园艺专家说的,无从考证。现在只要看到杨桃,根本不用搜寻脑海里就会自然而然跳出当年自家种的杨桃画面。有些果实像是番石榴,可能因为是接枝的关系,味道甜美,常常未熟透就被鸟儿捷足先登了。因此,我们尝到的并不多。不过,鸟语花香足以值回“果”价吧!

除了果树,妈妈还种植了五颜六色的不同花卉,灿烂盛开时煞是好看。其实,单是赏着自个儿种的花、种的果真也是一种小確幸!后来,发现无心撒的樱桃番茄竟也欣欣向荣的开枝散叶,还结了鲜红欲滴的果子。记忆中,好像都沒尝过。或许太美了,都舍不得采下来品尝。

这些花果事距今已属陈年往事,现在挨家逐户兜售树苗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市集里的小货车或是大大小小的花圃。现在我的懒人院子里,有那些年常种的各色日本玫瑰,过去不曾种的水莲、绿叶植物、不知名的天天都开新(心)的黄花、满天星….,小小的、新会员增长着的香草“园”。但,果树不再了。那一亩种果树的田已经成为过去式,只留在心里,是内心的风景,是昨天的美丽。诚如作家三毛的词里写的:

每个人心里一亩一亩田
每个人心里一个一个梦
一颗啊一颗种子 是我心里的一亩田

用它来种什么 用它来种什么
种桃种李种春风
用它来种什么 用它来种什么
种桃种李种春风 开尽梨花春又来

那是我心里一亩一亩田 …..

你的那亩田呢?种什么?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从拉律到太平 - 游览太平,一个历史悠久,名登世界100绿化的城市。到峇登博物馆,学习当年的丰富锡藏,如何引发马来统治集团、华人矿工和英殖民者之间的拉律战争。造访龙香工厂,了解传统炭窑和马来半岛最大红树林的共生关系,船游十八丁渔村。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