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评论

族群本位的历史

周泽南

同一个地方的历史,可能是这样口传或撰写的:

殖民官员: 官员率领三百军队队员登陆时,这里是一片蛮荒之地,方圆几里只住着一些未开化的部落。他们个子矮小,像小型的非洲黑人,体格健硕,靠打猎和采集为生。在靠近登陆的地方,则盖了一些有规模的高脚屋,这些居民多穿沙笼,从事渔耕,过着定居的生活,可能是土地太肥沃或者没有天灾,这些肤色比较浅的族群不思进取,过着懒散的生活。

华人: 吾祖辈历经磨难,毕路籃縷,南来这片蛮荒之地,披荆斩棘,开拓了商机。有些商人向当地沙盖收购玛瑙,香木等森林资源,转卖给港口的外国商人,也引进了外国货品,促进当地经济繁荣,对这片土地和国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甚至创办了华校,华文报章,华团,将我华族文化发扬光大。

策划文化类型的网络直播或视频?参与文化手札计划,向全世界介绍,为自己带来收入。 » 文创直播

马来人: 当地酋长非常推崇马六甲皇朝的统治和仁政,于是派了几名代表远赴苏门达腊一个叫金宝的地方,说服苏丹将陛下的儿子送到此地,担任该地的第一任苏丹。在苏丹的统治下,人民安居乐业,欣欣向荣。直到贪婪的殖民者假借平息内乱之名,对州内丰富的锡矿虎视眈眈,并使用各种手段夺走财富,运回殖民帝国。殖民统治者也从外国将廉价的苦力带进来,他们定居了许多代,不愿意回去了,甚至在这里创办了使用自己母语的学校,一些人担心这样的发展对国民的团结会构成阻碍。

原住民: 相传我们的祖先已经在这片土地住了18代。这只是还能够记忆的历史,据悉18代以前祖先们是陆续从非洲,经由印度沿岸,中南半岛,一路迁移过来的。大约五百年前,一批从南部和其他群岛前来的凶狠部落强占了沿岸的肥沃土地,把我们赶到深山内陆,烧掳猎杀,那些来不及逃跑的被捕后当作奴隶来使用和变卖。后来一批白人把黄皮肤和黑皮肤的人种带进来工作,他们在这里定居后,人口越来越多,城市的范围越来越扩大,政府和发展商入侵和开发我们的祖传领地,却还声称我们是非法占地者。独立至今,这种借发展之名行掠夺之实的野蛮行径还在继续,虽然已经政府已经换了两届。

印度人: 这个国家的道路,都是我们造出来的。很多人却把我们当作黑社会。

外劳: 很多华人在这里住了三,四代,连马来话都无法说得流利,我们来这里工作了两年,国语程度就超越他们了。这座城市的所有新大厦,都是我们建起来的,他们却要打造零外劳的街道。本同是外劳,相煎何太急?

半岛土狗: 我们才是生于斯,长于斯的物种,叫Telomian,擅长打猎和爬树,和原住民一起生活了几千年。直到资本主义把宠物买卖引进来,很多名种狗因为行为问题被不负责任的主人遗弃,造成了本地狗狗大混血。自独立以来,在外头流浪的我们都被当作传染疾病的元凶而遭猎杀。开始时遭粗暴的枪毙,后来各市政府外包了捕狗队,捕一只50元,然后进行所谓的人道毁灭。有一年,一个嗜血的首席部长不顾救狗组织的哀求,下令将五千个我们的同胞人道毁灭。直到现在,我们的存在依然被一些无知而盲从的人视为不洁之物。思想被殖民,谈什么独立?

半岛独立日在即,可是她的历史要怎样写,谁来写,才贴近真实的情况,符合各种不同群体,甚至物种的经验?

从族群本位出发,永远写不出真实而全面的历史。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居銮老街人文建筑 - 跟随居銮文史工作者孙福盛老师,以独特的居銮华语,为你讲述老街的人文历史,欣赏老街二楼屋顶上16座蹲站不同、神态各异的狮子雕塑 -- 大马独一无二的建筑美学经典。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