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最新

味噌

丁智逸

寄自日本

町会举行了味噌大赛,期望将小井町的美食对外宣传,以增加町的收入,于是便邀请各个家庭,准备一道料理,以吸引其他市的观光客来。

这是中央公园的大广场。

本地优质创作,各种清新美观又容易照顾的花艺产品与植物摆设,例如潘多拉香薰盒子、干燥花花束和礼盒、鲜花艺品和手工盆栽等等。欢迎前往人间市集选购! » 花艺植物

在这个大圆形的中心,一个个白色、绿色、橙色、黄色、啡色、间条…的小帐篷整列成一排排的摊位,远看,像一个等号。在这个大大的等号之中,彼此间都筑起了一个个不能透露的军事机密,除了在一阵时浓时淡的白烟之中,得以窥探对方的一些情报之外,档口和档口之间的她与她,

那穿上蝴蝶结围裙的,穿上蓝染的割烹着的,穿上天蓝色配粉绿色碎花围裙的,穿上墨绿色配竹纹样的半袖围裙的…她们,如果用比喻来形容,你可以说,她们是盛放在太阳之中的黄菊又或是一把锋利武士刀。

总之,对她们而言,这是一场比赛。

菅野家做了将原块黑糖磨碎,再配合炒香的连皮花生,溷和白芝麻和几滴云呢拿香油,做出像太妃糖的花生味噌。

河野家用白花豆溷和酱油、白糖和味噌,配上喜寿糯的饼粉和紫心蕃薯馅,做出味噌蕃薯大福饼。

山田家用海盐和有机大豆做出幼滑的白味噌,抹在山泉水做的木绵豆腐,醃一个月,做出口感像奶油起司的味噌豆腐。

铃木家用熟成的青梅、烧酒和味噌做出清香的味噌梅子酱,再将自製酵母麵包烘成多士,与一层薄薄的红豆焰一同夹在粉红粉白的棉花糖之中,做出甜蜜三文治。

海原家按比例将盐粷、味醂、清酒溷合味噌和生薑米涂抹在金目鲷上,醃一个晚上,烤成味噌烧。

宫本家将蒜泥、味噌、少许上汤溷和成酱料擦在薄饼,然后顺序放上水茄子、鸡肉、几颗青葱、几粒切了一半的车厘茄,还有意大利水牛起司等三种起司焗成和风比萨。

富泽家用起了骨的新鲜三文鱼肉、大和芋、红萝蔔、白萝蔔、油扬豆腐与昆布鲣节清汤、溷合味噌同煮,再洒上梅紫色的茗荷,做出味噌锅来。

山口家用白味噌、葡萄糖、溷合鲜奶油和少许蓝山咖啡粉,打成口感轻盈的白泡沫,捲在绿茶甜黑豆的蛋糕皮之间,成了味噌瑞士卷。

丁子家用芝麻油煎出一颗颗的金黄色章鱼烧丸子,再洒上用味噌、沙拉酱、鲜柠檬汁和法式芥末做的白汁、新鲜的荷兰芹、鱿鱼及虾子味的天妇罗碎、鲣鱼节,做出味噌章鱼烧来。

「你居然买了松茸?」

樱井家的男主人找保温瓶的时候,居然在老婆的LV行李袋中,發现了那个令人羡慕的米白色木箱,以及一个用黑色胶袋密封着的东西。

「别问!」他的老婆说。

「已经不吃牛肉饭了,还要再扣?」

「别问!」

「还要吃萝蔔乾多久 … 」

「别那麽大声!」

樱井太太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之后,便将LV袋放在枱面上,不缓不急地拿出那个那个令人羡慕的米白色木箱来。

这个箱,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看管,直至人流开始出现,她便放在枱上。

一粒粒细碎菰儿,像繁星般投落在奶白色的味噌汁泡饭之中,在浅绿色的三叶和微黄的柚子皮中,一闪一闪,在微风之中,幻化出一个又一个鲜香的脚印,在人流中飘动。

在一传十、十传百的消息中,樱井家的摊位不消十五分钟,便排出长长的人龙来。

是的,大家也为着松茸而蜂拥而上的。

正当长摩肩接踵的人潮弄得水泄不通的时候,突然,一阵炒麵的镬气好像刺客般,将人龙斩开一半。

是泽田家的味噌炒麵。

据闻,那酱料是家传秘方。黑呼呼的焦糖酱油配上烟韧的粗麵条,配上又粗又肥的芽菜和、嫩绿的椰菜、草绿的韭菜和黑毛和牛放在烫黑的铁板中炒,数量限定。

「那麽,老婆,你的秘方,又是否跟那黑色胶袋有关?」

「别那麽大声!」

樱井太太着紧得立即把LV袋放到老远的地方裏。

>>>>>>>>>>>>>广播<<<<<<<<<<<<<

「各位来宾,下午三时,大会将会在室内运动场公佈最受欢迎的菜式,请各家庭踊跃投票,看看那家的味噌得到最多票数成为小井町名物。」 樱井太太嘴角泛起自信的微笑,在忙碌的准备之中,她乐意的等待着,她相信自己的准备是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给人挑剔得来的。

>>>>>>>>>>>>>三时正<<<<<<<<<<<<<

町长站在台上宣佈得票结果。

「小林家得两票。」

「齐藤家得三十票。」

「清水家得四十票。」

「田中家得两票…不…田中一夫家及田中焰太家各一票。」

「对了,对了,要分清楚一点。」

田中一夫家及田中焰太家的两个男人在台下喃喃自语着。

「樱井家得 … 」

「我见过她,都是五时过后才到超市捡半价刺身的呢!」

人称”后备BOSS”,小室家的少妇故意提高声试图调遮盖台上的讲话,这次机会,正好给予她反击对手樱井,顺道试探别的太太来。

「我们每次到银座吃午餐,她不是只喝咖啡的吗?」

松冈太太本来是樱井的传话人,如今,看得出她变节了。

「我还有一次看见她提着纸袋到便利店的洗手间裏换了衣服。」出久根太太说。

可以肯定,出久根太太也开始投靠了医生太太的小室。

「香气不够,应该不是上等货。」

农家的高桥太太揶揄着,在樱井和小室两边游走的她,应该看见大势已去,还是选择投靠小室了。

「是的,是的。」

松冈太太附和着,向来没甚主见的她,可没甚麽威胁。

「甚麽?我才不屑在这裏拿个甚麽虚名来  … 」

樱井太太用绣花手帕半掩着烫红的脸,在堆笑的面目之中,隐约间,好像挤出了半滴晶莹的水珠。

她继续堆笑着,LV袋下,一双颤动的小腿出卖了她内心的酸甜苦辣。

然而,在小室的眼色指示下,本来跟她同伙的,却又逐一的退去,走到小室的身后来。

小室又瞄了她一眼。

樱井越笑越大声,笑尽了所有的力气,最后只笑剩一个无力的空壳。

「之前的那间店,不是吃腻了吗?」

「是的,是的。」

大家在附和着小室。

「我在新的红茶专门店订了位置,那裏的蔓越苺果酱和葡萄乾燕麦起司饼是很有名的,一起去吧!」

「渡边家得一票…」

「池田家得三票…」

「结果公佈了,最高票数是樱井家的松茸味噌汁泡饭。」

樱井太太走到台上接过町长的奖状,在台下的掌声之中,她深深知道,自己跟心目中的那个第一名,早已渐行渐远了。

Photo by Sterling Lanier on Unsplash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Taiping Bamboo Resort - 在大自然中筑起的竹舍雨城民宿。宁静舒适的竹舍、清新怡人休闲活动空间,以及观赏森林溪流的徒步小道。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