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出版社 媒体合作 最新

南洋术数家李袁鸣

醉卧少女峰

节录:小纸人

小纸人属于一种上古道门术数。

据说相关记载,最早可以追溯至两千年前的汉朝。历史上著名的巫蛊之乱就发生在汉武帝刘彻执政时期。古代称为厌胜之术,在流传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分支流派。

李袁鸣使用的方法叫“入墓术”。

墓就是坟墓的墓,墓象征着死亡。

简单来说,原理就是通过天干地支间的复杂关系,推算出某人本命中的墓主,再通过特别的方法,将本命送进对应的墓,以制造出此人已死的假象,欺瞒天地,续命延年,传说诸葛亮点七星灯续命也是相同道理。

话说徐富文捏着小纸人,走到马路中央,按照李袁鸣的指示,将纸人平放在地面上,等汽车从上面碾过去。

车轮碾一碾,纸人烧一烧,徐太太的命就保住了?

这是什么原理?让纸人替徐太太去死吗?随便剪个纸人,写上八字,贴上几根头发就能救命啦?笑话!那样还要医院干嘛?岂不是人人都长命百岁了?

我直言不讳地问道:“随便剪个纸人,行不行啊?”

李袁鸣淡淡地说:“不是‘随便’剪个纸人,而是要先算好,命是什么命,墓是什么墓,还要选择合适的方法送进去。”

比方说,徐太太生于1980年,庚申年,属猴;申猴属金,丑为金墓,因此,我们必须选择跟申、丑相关的操作方式。因为申为车象,所以用车;因为丑是申的墓,所以选择丑时。

如果是八字属火的人,戌是火的墓,戌为高楼象,就要从高楼丢下;如果是八字属水的人,辰是水的墓,辰为湖水象,就要沉进湖水里;总而言之,对不同的情况,有不同处理方式。

听着挺厉害的嘛!

望着老徐手里的纸人,我不禁肃然起敬。

天上挂着一轮圆圆的毛月亮。

老人说,这样的月亮最邪气。

老人说,这样的夜晚不吉利。

朦胧苍白的月光,照着地面上的小纸人。

一阵微风掠过街道,吹得小纸人手舞足蹈,仿佛正向我们招手。虽说纸人没有五官,但我分明感到她在笑——她对着我们阴恻恻地狞笑。

那天凌晨,车辆少得可怜,难得有几辆经过,速度也非常快。

疾风卷着纸人凌空飞起,然后翻着跟头跌落地上。一次没成功,两次没成功,三次没成功……

徐富文急得直冒汗,“盲侠老师,怎么办?”

李袁鸣抬头望着毛月亮说:“唉!也许是天意吧。天意不可违,没办法。徐先生,恐怕要错过时辰了。”

“不!盲侠老师,再想想,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徐富文急得团团转,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诶?压块石头行吗?”徐富文灵机一动,“我们在纸人上压一块石头。”

李袁鸣摇摇头,“不行,如果石头划破纸人的话,一切就全完了。”

凌晨两点半,路上的车更稀少了。

徐富文皱着眉头,攥着拳头,望着不远处的红绿灯。红灯灭,绿灯亮;绿灯灭,红灯亮;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街上连半个鬼影也没有。

“算了吧,也许是天意。”我走过去拍拍老徐,“时间不多了,今晚恐怕不行了。”

徐富文甩开我的手,眼睛死死盯着寂静的街道。他的嘴里不停地嘟囔着:“来得及,来得及,一定还来得及……”

李袁鸣站在旁边催促:“最后五分钟,丑时就要过了。”

五分钟,终究还是来不及吧?

凌晨的街道寂静清冷,空空荡荡。两串蜿蜒的路灯,如长蛇般伸向远方;在路上,没有人,没有摩托,也没有汽车。

忽然,一阵尖锐的响声划破夜空。刹车片的摩擦声,又细又长,仿佛一根绣花针直刺耳鸣。

接着,我们听见一阵引擎轰鸣。

随着第二波刺耳的声音响起,一辆暴走中的汽车漂移甩尾,闯进我们的视野,继而全速向我们冲过来。

卧靠!

深夜飙车党!

我吓得逃回步道,但徐富文却一动不动。

徐富文站在马路中间,迎着刺眼的车灯望过去。

他干嘛?这个傻瓜,他该不会想要徒手拦车吧?

转眼功夫,那辆车就冲过来了。

徐富文麻利地趴在地上,伸出中指和食指,牢牢压住地上的纸人……

妈的!简直是自残呀!

接着,一道红光从我面前疾驰而过——是的,那是一辆红色的跑车。

同时,我听见老徐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啊啊……!!!”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鲜红欲滴的小纸人,在火焰中翩翩起舞。

几片碎裂的指甲盖,正从血肉模糊的指尖脱落。

天上挂着一轮毛毛的月亮。

老人说,这样的月亮最邪气。

老人说,这样的夜晚不吉利。

那个晚上以后,我再没有见过徐富文,但我们通过几个电话。

两天后,徐富文兴奋地打来电话说,他太太度过危险期了。医生们无不感叹,这是一个天大的奇迹。

五天后,徐富文又打来电话说,他太太转普通病房了。如无意外,近期她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十天后,徐太太真的出院回家了。

此后,很久没有他们的消息,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两个月后,徐富文的电话终于来了。

“你嫂子,今天过世了。前天去医院复查时,医生还说病情非常稳定,早上精神特别好,还吃了两碗粥,没想到……唉!从发病到离世,前后还不到十分钟。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呢!救护车还没来,她就已经不行了。临终前,她让我打一个电话,谢谢盲侠师傅,谢谢你。”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丝毫没有感到意外。

李袁鸣常说,人有千算,天只一算。

天地万物自有定数,勉强逆天改命,即便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辈子。试问,纸包得住火吗?假象终究有被戳破的一天。

购买《南洋术数家李袁鸣
《人间烟火》读者使用 MENT1LAI 代码可获 5% 回扣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直播:文化手札
《文化手札》直播节目向全世界介绍东南亚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20-10-26 - 陈亚才:认识印度教徒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