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久违了,堂食

欧宗敏

到了7月初,冠病疫情已经缓和,各行各业几乎恢复营业,路上的车子多了,中午时分也出现堵车现象。朋友来电告知,某日已经在某餐馆预订午餐,届时记得出席。餐馆是老店,也是一群朋友经常用餐之处。行管令执行后,老店就暂时停业至今,一晃眼,百天过去了,

3月中旬至今,一群老友算是首次聚餐,席间谈笑风生,不亦乐乎。也许是好一阵子没有品尝老店菜肴,觉得每道菜肴入口皆美味,大概是想念老味道了。一场聚餐,菜肴对了,人也对了,主客俱欢,就是一场难得的快乐盛宴。

外出用餐成奢想

直播 - 文化手札 - 《文化手札》直播节目向全世界介绍东南亚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20-09-24:近打老锡镇的前世今生(周承隆)

我蛮享受与朋友共餐的欢乐时光,也享受餐馆的上菜与服务,也许是老派的关系。

冠病横行期间,不得不留守家里,外出用餐成了奢想,然而有需求就有供应,网络社交群体纷纷出现外卖讯息与广告,一时之间,外卖似乎成为餐饮业新兴经营模式,似乎也成为大家居家等待餐点上门的新饮食习惯。

流行归流行,对我来说,外卖是不得已的用餐方法(认为是缺乏吃饭时间的权宜之计)。

另外,外卖食物需要加热,方能享用(除非毫无要求),而加热工序需要一定的烹饪常识,特地炊具以及克服局限,这一点是有难度的。

如果是小食如炒米粉、粿条汤之类的食物,外卖或外带后要加热是比较容易处理。

如果是餐馆的菜肴,加热后,其味道与口感与堂食是有所分别,除非能掌握加热的烹饪技巧(不要迷信微波炉是万能的)。

有些餐馆宁愿服务少数堂食顾客(甚至暂时停业),也不提供外卖是有考量的。

当然,前提是在经济上撑得住。

顾客须轮流等候

迈入7月后,举国进入复原行动管制令(RMCO),商业活动也恢复八成,通勤人数逐渐回到之前数目。

然而食肆依旧遵守之前的管控令规则,堂食人数与桌子有限,导致午餐时段出现顾客必须轮流等候状况。

上班族午餐选择堂食的心理,其不难理解。

无论是与同事一起或是独自用餐,选择堂食往往比外带回办公室享用,来得轻松与舒服。

午餐时段,除了填饱肚子之外,在外的不同环境中,算是远离办公室,暂时抛开工作的压力,而又有时间慢慢地享用眼前美味食物,这不就是每天繁忙职场生活里的小确幸吗?

氛围令人流连忘返

在食肆用餐,菜肴、环境与氛围构成特殊味道,常常令人流连忘返,而让人再三回头,就是那份舒服体验。

餐馆的宁静,咖啡店的喧闹,各展魅力,犹如上桌的菜肴,无论大菜或者小食,道道有精彩,家家有特色,顾客总是可以找到心中的那股滋味。

这一切的品尝、享用与体验,都得从堂食开始 — 好好地吃一顿饭、一碗面,让日子过得有味、踏实。

* 原载于南洋上报,2020-08-26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从拉律到太平 - 游览太平,一个历史悠久,名登世界100绿化的城市。到峇登博物馆,学习当年的丰富锡藏,如何引发马来统治集团、华人矿工和英殖民者之间的拉律战争。造访龙香工厂,了解传统炭窑和马来半岛最大红树林的共生关系,船游十八丁渔村。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