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溜直排滑轮的中年大叔

马连辉

生平第一次学习溜滑轮是11岁那年,当年的四轮並排滑轮鞋,还分别有大轮和小轮的两种型号。

70年代中期,一碗鮮虾福建面只卖30仙,一双日本进口的 Seiko 四轮滑轮鞋却要价马币30多元,对一般家庭来说简直是天价。

那时候居林县的吉南华人体育会为提倡多元健康体育活动,每逢星期五晚上开放会所的露天羽毛场让公众溜滑轮,有一位热心的刘姓大哥哥也时常在场自愿教授大家溜滑轮技术,整个小镇顿时卷起溜滑轮的热潮。

更多本地品牌创作的可爱有趣手作,如卡通造型气球花束、乐豆豆DIY包、黏土舞狮钥匙圈、手绘木珠娃娃挂饰和钥匙圈。欢迎前往人间市集选购! » 更多手作类别

妈妈也给我们兄弟俩买了一双小轮型号的滑轮鞋。后来华人体育会拨款增购几十双滑轮鞋供大家免费借用,我们兄弟俩从此也不必为爭用一双滑轮鞋而吵架了。

当年开始学习溜滑轮时,没有穿戴任何护具,经历无数次的跌倒和受伤,仍无惧伤痛,很快就掌握了滑轮的技巧动作,快速无阻地游走。

十多年前,为了陪伴两个孩子溜滑轮,我也重新学习溜直排滑轮。当时高达90公斤的体重,压在一对直排鞋轮上,承载的力道再反射回双腿及腰间,所以每回溜滑轮后,深感腿痛腰酸,痛苦不堪。但为了积极增进亲子关系,我唯有“忍痛撑下去”配合他们。

渐渐地两个孩子长大后,小脚变大脚,他们的滑轮鞋也转送给其他小朋友,我们也沒有继续这项运动了。

事隔多年,整理杂物柜时找到这双封尘多年的直排滑轮鞋。趁现在骨头还很”硬朗“,决定“重出江湖”,再度重温溜滑轮那种“自由遨翔”的感觉。

”人生如溜滑轮,跌倒了再爬起来,历经跌倒受伤的磨炼,才能创造有深度的精彩人生”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茨厂街乡音考古 - 跟随乡音考古工作者张吉安,拎着音箱,随着后巷老人的讲古和曲艺录音、一起重走茨厂街消失的原生态,去听“不见的老街”,回溯老街行脚的 “感怀之旅”。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