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我家在哪里?

刘语芳

红红的太阳下山了,成群的羊儿回家了,咿呀嘿,呀嘿。

很享受踏着夕阳回家的路程,烦忙的一天,可告一段落。看着无比艳丽的夕阳,唱着轻松的儿歌,日子可以是如此简单美好。

曾在雪兰莪州的巴生住过一段很短的时间,哪里的乌鸦特别多。每到傍晚时分,成群结队的乌鸦就会飞上树上,回它们的家。当它们在天空掠过时,天空就成黑压压的一片,夾带着呜呜哇哇的叫声,好大的回家气势。天黑了,小鸟们总回它们树上的家。

“很细心,耐心和配合完成我的订单。布料真的不错哦,会推荐给朋友。” — Sharon,30-40岁。 » 顾客推荐

甲骨文对家的诠释是屋里养了一只腹大便便的母猪。对古人来说,猪能提供食物安全感,因此养猪成了定居生活的标志。现代人对家的诠释也许已是另一种新的概念吧?也许已不再是安居乐业的形式了,而是一个让人歇脚睡觉的休息站?

人类安居于地球已超过十万的历史。据说地球的年龄已超过四十亿年了,既已步入中年和渐近自我毁灭的路上。人类要继续生存,得找个代替地球的星球。已故科学家霍金预言火星可取代地球。依霍金说若人类在地球毁灭之前,顺序地移民至火星,那么火星就是我们新的家。

今年五月三十日,美国企业家马斯克(Elon Musk) 的太空技术公司(SpaceX)在美国佛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第一代载人航天器-龙飞船。这次的飞行任务是载人龙飞船的最终试航,用来验证和 NASA 合作的载人航天系统,也为未来的月球和火星探索奠定基楚。2017年九月二十九日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国际宇航大会(IAC)上,马斯克宣布了他2024太空计划,届时將人送往火星旅行。许多人对此雀跃无比。

虽说火星可能可以取代地球,但好多科学家们都认为火星的气候,条件与特质都不适合我们居住。倘若火星真能成为我们的新家园,那以后我们看到的景色是否会是单一的橙红天空与无际的尘沙滚滚?我们也许有办法将各种动物,像诺亚方舟般的把它们全都搬到新星球去。但在那里,它们肯定不能拥有它们习惯了的家。在那天然资源贫瘠的星球上,我们应该再也不能看到青葱树林、潺潺溪流、浩瀚大海。移民了的鸟禽们不可再以树为家,农宅也不能再养殖家禽。家的模式在新的星球上得以转型。

其实地球到底会在什么时候毁灭,科学家们也不能确定。如果我们能好好地保护地球,减少对它的破坏,地球是否可长寿些?三年前,瑟罗节子代表国际废核武组织(ICAN)在挪威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今年八十七岁的瑟罗节子是广岛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原子弹爆炸时,她十三岁。她呼吁核武国采取联合国禁止核武器的条约。核武器的杀伤力奇大,对人,对地球。

我们现面对突期来的新冠病疫情,竟能让我们人类对破坏地球的伤害得以舒缓。乌烟瘴气的天空开始明朗,河流清澈,噪音减少。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距喜马拉雅山约两百公里的印度城遮普州费朗达尔, 三十年来,在他们的家园重见远处的喜马拉雅山。这是疫情下始料不及的一件可喜之事。可见改善地球生态系统是可行的,只要我们愿意。

虽说家的地点与形式不能与心所在的家相提并论,但眼看我们美丽的地球家园逐渐的被摧残老化,心里确是焦虑郁闷的。与其积极探索瞻望新星球的家,不如我们一起尽最大的努力,善待地球,让它延年益寿。让景色怡然,鸟语花香弥漫的家,继续生存。让我们能长长久久的欣赏日夜轮转的日与月和互相交织的风与雨。

家是心的归宿,心在家在。而地球是我心的归宿,我家在那里。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丹绒士拔李可可农场 - 李可可(Lee’s Cocoa)农场管理人和巧克力制造者李顺昌,为你讲解可可树、可可果、制作可可产品过程,以及如何辨别真假巧克力。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