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 最新 游记

迟来的尼泊尔 @ Apr2019

张美莉

「做为一个旅人,你迟早有一天都要去尼泊尔的。那么,为什么不现在就出发呢? 」

的确。我的尼泊尔,迟了好久。

大学毕业后立志,要好好看一看世界。当时买的第一本旅游指南,就是尼泊尔。为甚么是尼泊尔,自己也忘了原由。也许,「尼泊尔」这三个字,就让人充满遐想。

本地优质创作,各种清新美观又容易照顾的花艺产品与植物摆设,例如迷你多肉组盆、各类干燥花和鲜花花束及艺品等等。欢迎前往人间市集选购! » 花艺植物

世界十大最高的山峰,有八座都在尼泊尔,全部都超过八千米。山。还是雪山。让人非常非常向往。

小时候家门一开,南峇山就远远傲立在眼前。海拔五百一十米,那是我世界的最高点。下雨时,山,就看不见了。不骗你,我很小的时候,真的以为下雨天时,山会自动沉下来。当时还想,以后爬山,如果遇到下雨天就太棒了,可以轻松的走下山。我一直都傻傻的,总想些有的没的。

对于山,我没有征服的欲望。只有一颗敬畏的心。一颗想亲近的心。也许是因为,看到山,就像回到了家乡。

这一次行程,五天四夜走在大山里,走短程的 Annapurna Poon Hill Trek 徒步路线。最高点是海拔三千两百米的 Poon Hill。

徒步行程从 Nayapul 1,070m 开始走 ⋯
> Tikhedhunga 1,577m
> Ghorepani 2,850m
> Poon Hill 3210m
> Tadapani 2,710m
> Ghandruk Village 1,990m
> Syauli Bazaar 1,170m

一位向导。一位挑夫。我们一行四人,出发了。

徒步就像人生,喜欢或不喜欢,假装不来。如果不热爱大自然;如果不热衷於野外活动,这样的行程,绝对难受。

#有山路崎岖又颠簸的车程
#有完全暴露在烈日的徒步
#有走也走不完的上坡阶梯
#有污泥水湿滑的下坡路段
#有满山地尽是牛马黄金粪
#有冷如冰室无暖气的房间
#有完全不靠谱的电力供应
#有今天走明天走后天再走

一天之内就可以感受到春夏秋冬。大热天,汗水不是流的,是用滴的。大冷天,準备的暖衣睡袋,还好刚刚好够用。说好的干季四月天,却天天下雨。五天四夜在大山里,每一天都在结束一天的行程后来场倾盆大雨。几乎每一晚,都在寒冷的雨夜入眠。还好第二天一早,又晴空万里。朋友说,老天爷眷顾我。感恩。

每天上山下山徒步数小时,肌肉痠痛绝对不在话下。还好有体力。但肌肉的运用有別於跑步。大、小腿的肌肉超痠。但又痠又爱走。痛,并快乐着。超享受这种「自虐」的行程。这种自虐成瘾、「自作自受」的变态心理,喜欢徒步健行爬山的朋友,一定可以心领神会。

五天在大山里走。
走。
走。
走。
不停的走⋯

~走在大山大景中,人,何其渺小。最贴近的是翠绿的山地。然后是远处一层又一层深蓝浅蓝的山峦。更远处,雪山叠著雪山,在云层里,若隐若现。山群延绵不绝。晴空万里时,壮丽的山脉一览无遗。尤其在 Thabala Hill,你会被大山大景震摄住。云深不知处,只在此山中。我想,雪山的秘密,只有云知道。

~走在蜿蜒曲折山崖峭壁边的步径,看壮阔连绵的山峦山谷。再走进深山里,看不同风貌的树林。有杜鹃花林。有爬满青苔的树林。有飞舞的小虫。定眼一看,是甲虫。成群结伙的甲虫,漫天飞舞。啊!我有多久没看过甲虫了。

~走进开满鲜红色或粉红色杜鹃花的山里。这是杜鹃花盛开的季节,生气盎然。原来,尼泊尔的国花就是杜鹃花 Laliguras,象征美好的、吉祥的预兆。

~走过一个又一个的 tea house。朋友说的山中的 tea house,原来是如此这般的。用石头或木板砌成的房子,有蓝色屋顶的、有蓝白色外墙的,煞是好看。设备基本有些甚至简陋,集餐厅、住宿、杂货店、纪念品店於一身。tea house 给我很山寨村的感觉。我很喜欢。

在山林间遇到 tea house,你会有一种终于有茶喝有饭吃有凉冲有床躺的感动。Poon Hill Trek 的每一家 tea house 的餐单几乎一模一样,有饭、面、饺子 momo、pizza 各类食物。我们几乎每天都吃尼泊尔国民美食 Daal Bhaat。那是白饭配上豆汤 (daal)、蔬菜、肉类、马铃薯、花椰菜、achar 还有 papadam。Ghandruk Village 的 Gurung bread 非常好吃,像甜的咸煎饼。

四个晚上在不同的 tea house,每间都间歇性断电,刚好可以数位排毒 (digital detox)。其中一家没有热水供应,我们草草抹身了事。另一家一大早连水也没有,大家随便盥洗。几天小小的体验「不方便」,让我想起电影《cast away》中 Tom Hanks 在孤岛上挣扎求存重回到文明社会后,看到所有的便利时无限感慨的一幕。身为所谓现代的文明人,我们把一切的便利都视为理所当然的。自来水,就是水,自来。一切的便利,包括情感,都视为理所当然的。

~走在瀑布旁。走在河流边。走在溪流中。听水声。水声。还是水声。

~走上海拔 3210 米的 Poon Hill ,看 Annapurna/Dhawalagiri Himalayas 和 Central Himalayan Range 山峦间的日出。

清晨四点半摸黑上山,我觉得最美的不是蛋黄日出从山间升起的那一刻。最美的是最初的那一道光,投映在旁边白皑皑的雪山峰的那一抹红。这一刻,我记得和好友一起看雪山的约定。

路,真的要自己走过,才能体会个中滋味。有完成后说不出来的满足感。只有自己,和自己的体会。当然,感恩向导和挑夫成就了这趟旅程。一路看到马,和挑夫艰苦的挑起重担,想到的是,人也做牛做马。有一点悲凉。我鼓励年轻的挑夫,要好好学习考个向导执照。人生,一定要自我升值才有机会改善生活。

旅途短暂停留 Kathmandu 加德满都。这是个尘土飞扬,空气污染相当严重的城市。有人说,这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最不适宜居住的城市。我其实蛮喜欢老城广场 Durbar Square 里的神庙。众多神庙的精美雕刻,勾画出一个朝代辉煌的轮廓、述说着一个城市对宗教的寄讬。

其中以 Kumari Ghar 最为神秘。神庙住着以小女孩形象显现、毫无瑕疵的活女神 Kumari。一般在初经来潮时,活女神的任期便终止而必须另外再选出新的活女神。女神几乎足不出户。在特定时刻,只要喊着 Kumari,活女神就会从神庙的窗口探出头来,给予祝福。我们去的那天刚好是节庆,听说 Kumari 外出进行宗教仪式。后来在 Durbar Square 绕了一圈回到 Kumari Ghar,突然看到许多人聚集在神庙前,听说在等 Kumari。我们等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无缘 Kumari。

传说中,加德满都原来是一座湖。湖中心小岛上开着一朵莲花,散发出蓝色的火光。虽然交通不便,这个神圣的地方却吸引许多朝圣者慕名前来。文殊菩萨千里迢迢来此参拜,菩萨心肠感念交通不便不利朝圣者,便劈开山脉让湖水排出,形成了加德满都谷地。据说,神圣火光的所在地,就在 Swayambhunath 寺。Stupa 佛塔上,我看到一对智慧并悲悯的佛眼,注视著人间的有情众生。

从加德满都到 Pooh Hill Trek,需要从加德满都飞到尼泊尔的第二大城市 Pokhara。在我们飞行的当儿,另外一座城市 Lukla 机场刚好发生航空意外,造成三人死亡。我们的飞机一抵达 Pokhara,向导就得到消息。后来我们才知道,意外造成部分航班延误或取消。一对后来我们遇到的台湾旅人的班机只迟我们一个小时,却被取消。他们被逼在第二天搭车前往 Pokhara。两百公里的路程,搭飞机二十五分钟,搭车因为路况不佳坑坑洞洞一路颠簸,他们花了七个小时!另外一组四人来自砂劳越的旅人花了九个小时!我可以想像,原来就乱糟糟像旧巴士总站的加德满都国内机场,当时的情况一定非常混乱。

但大家都同意,一切的颠簸难行都值得。尼泊尔的山峦美景真不是盖的。旅途中我们还遇到一组祖孙三代的组合。外婆来自意大利。妈妈远嫁尼泊尔二十年了。少女十四岁。重点是,外婆七十八岁了。她们打算用长一点的天数,走和我们相同的路线。我请妈妈告诉不会说英语的外婆,「妳的毅力,真的令人佩服。」真的,一路还遇到一些年纪稍长的旅人,一步一脚印慢慢的走。都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彼此问候 namaste,他们的每一步都在提醒我,「人生,不要害怕麻烦自己。走出去。世界真美。」

旅途结束前,我问当地人,「你喜欢你的国家吗?」「国家很美。人很美。但政治不美。」

的确。尼泊尔许多的基础设施建设还真的需要多给给力。

我往口袋名单内提前抽出 Everest Base Camp EBC,盘算著2020年十月。人算不如天,covid19打乱了这个计画。

下一次的尼泊尔,又迟到了。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直播:文化手札
《文化手札》直播节目向全世界介绍东南亚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20-10-26 - 陈亚才:认识印度教徒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