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感恩外籍员工

黄筠娣

今天我有到老街场办事,顺便把心中要买的东西也买了。不然万一我老人归西,到时恐怕完全没有心情去买。

我买了三条金链,送给老人院照顾老妈的近身看护。

她们三年来嘘寒问暖,代表我尽心尽力照顾我老母亲。

菲律宾护士

第一位是菲律宾护士,来老人院工作十年了,认识她后,我们建立了友谊,她时常安慰我,叫我放心,她会照顾我母亲。

老人的一切问题我只需要和她商量,包括我出国回国的日期,都会通知她俨然成为了我的家人之一。

她煮了菲律宾菜肴都会给我一份,我们聊天也分享家里的故事。她每天照顾我们的老人,可是她父亲在菲律宾中风一直到往生,她都没有机会尽孝。

噩耗传来的那一天,只见她躲在厨房后哭肿了双眼。我感到非常的抱歉和遗憾,那时,只能陪伴着她。

离乡打工的人,多少心酸多少痛苦,没有几人知道。

印尼厨房工人

第二位是每天忙忙碌碌在厨房准备二三十人伙食的印尼工人。

她总是那么尽力的煲汤、做出一道道好菜。她还炸小葱撒在米粉清汤,磨辣椒煮咖喱。从来不偷懒。

一煮好饭又帮忙喂老人,换尿布什么的都会主动帮忙。没有看过她摆脸色耍脾气。笑眯眯是她的招牌动作,对待人生和工作,仿佛已经修行成佛。

有一次大风雨傍晚,我从吉隆坡直到老人院,她问我吃了没?我说没有。不久之后,她就捧出一碗热腾腾的快熟面叫我吃。

她常和我老妈互动,轻吻,老实说,我老妈自己的儿女都没有如此的亲密接触。

每次我从印尼回来,都会带上她们家乡的咸鱼、虾饼和土产。她煮熟后都不忘给我留一份,她是温馨和善良的印尼工人。

离乡打工是为了供养儿子,今年她18岁的儿子不辜负妈妈的辛劳,已得政府奖学金到日本求学,她和我分享她的故事,我也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她,我喜欢和感激这个印尼工人。

照料老妈的印尼工人

第三位是替老妈冲凉、换衣、喂食和处理排泄物的印尼工人。

她天生男人婆,在社会上生存不容易。许多人排挤和嘲笑她们这样的人。可是这个人完全靠自己的一双手,处理他人不敢触摸的老人排泄物,赚的是高尚干净钱。

我由始至终都非常的尊重她。比起那些贪污的政治人物,宛如皓月萤火。

她和老妈特别有缘,两人言语不通,但是每天可以讲上许多话。她一见老人就一句“阿奴呀”逗她开心,什么意思就只有她俩知道。她也常常跳舞给老妈开怀,轻吻和拥抱当然不少。

老人病后,在我面前掉眼泪掉最多的就是她了。她轻手轻脚地给老人抹身,耐心地一口一口喂那20毫升奶水。

有她在,我完全放心老人,她是我最好的帮手。

去老人院我都会关心工人们的情绪,问候和关心当然不可少。她们是我托付的人,把她们当作家人是应该的。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直播:马华文学作品鉴赏班 2.0 - 老师及作者
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推出“马华文学作品鉴赏班”,从中小学的华文教科书中选出适合的马华文学作品,通过网络课室,带领中小学华文老师、学生及社会人士鉴赏,推广马华文学的教学与欣赏,也培养更多马华文学的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