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评论

从”何去何从”谈纸媒将死

刘思敏

在现在这种时候,人们比过去的许多时候都还需要新闻。只是人们获取新闻的方式不一样了。

报业其实从以前到现在都在面对各种挑战,报纸从铅字去电脑排版,多字去多图,新闻摄影从菲林去数码,我们经历了很多转变。

以东方为例,当初从 Broadsheet 大开版改成 Tabloid 小开版时,很多人不看好,觉得报纸就应该是大开版。但是后来,大家都接受了,你在包括飞机等公交上,会发现最多人拿小开版的报纸,因为它方便翻阅。

我想说的是,冲击和改变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一直都在面对。东方一直都面对通路的问题,但在数码化的环境下,这个问题反而被淡化了,网络反而是相对公平的竞争平台。

人们说的纸媒将死,说的究竟是产业将死还是企业将死?纸媒的肉身也许会死,但灵魂还在。纸媒纸媒,死的是纸不是媒。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转行?因为社会需要记者,需要传播者。只是值得讨论的是,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媒体企业无法存活,那媒体人还有没有可能在这个产业里存活。国外有很多独立媒体人,但本地的环境是否允许这样的运作方式。

纸媒的问题

报馆觉得自己艰苦地经营,但你越艰苦经营,就越做不出別人做不到的内容。现在人人是媒体的时代,媒体/媒体人能够给人什么不同的东西才是存活下去的关键。转向互联网传播,大家做的都一样,那我为何需要那么多家媒体?

    • 读者萎缩 — 获取资讯的方式多了/主流媒体公信力低落,有人在媒体的新闻下comment“是真的吗“?
    • 广告收益减少 — 是因为网络的广告行销手法不成熟,还在摸索阶段。当商家有自己的平台做行销,再加上网红的出现,问题就加剧了。

数码疫情双冲击 – 媒体人何去何从?

  •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林雨川 - 伦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英国资深会计师。任职于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上市公司首席财务总监。终日与金钱打滚之余,喜欢塗鸦,除了舒发已見享受文艺创作,还能洗涤心灵舒缓工作压力。
» 文创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