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马 散文 最新

陈厝港外婆家

张美莉

迷濛中,我看到外婆家的大门半掩着,不象往年般的大门敞开。大年初一,但空气中少了该有的热闹气氛。
虽然是在睡梦中,但我的潜意识清楚的知道,“外婆去世了”。

梦境和三十几年前的那一个大年初一雷同。那年我十三、四岁吧。外婆在大年除夕那天跌倒后,当晚就往生了。因为我们家中没有安装电话,我们是在大年初一抵达了外婆家才接到噩耗。

每一年的大年初一,回陈厝港外婆家过年是我们童年唯一的出游。那是童年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光。唯一折腾的是那种老旧的士的味道。我单靠想像就会想呕吐一番。一路折腾。到家时,我记得外婆总会递上温水。

直播 - 文化手札 - 《文化手札》直播节目向全世界介绍东南亚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20-10-26 - 陈亚才:认识印度教徒的葬礼

稍大一些时,在车行当行销员的二叔每年过年期间,就会向车行借一辆车方便我们出游。我问过妈妈,为什么我们总是在大年初一回外婆家,而不是初二呢?因为我们家是茶粿小贩,只有在大年初一才休息。

在外婆家过年是充满欢乐的。外公外婆妈妈舅舅姨姨们彼此都说着我会听不会讲的海南话。大家都是大嗓门,热闹非凡。

围桌吃饭,用的是放在玻璃橱柜里,过年过节时才派上用场的碗碟。妈妈姨姨们每回还要为一个鸡屁股相互礼让一番。我

记得和表弟妹们排排坐在沟渠旁吃沙爹。那位骑着摩托车卖沙爹的马来大叔,每年都来报到。

外婆往生几年后,外公也走了。我们陆续毕业、工作、成家。回外婆家过年,永远成为历史。

去年的元宵节,我特地和小姨们一起回陈厝港看看,缅怀过去。

记忆中的陈厝港大街,好长好大。

有古庙。
有海南会馆。
有小吃店。
有杂货店。
有十来家住宅。

经过岁月。经过风雨。

古庙还在。
海南会馆还在。
六、七间老住宅都成了摩多车修理店,摇摇欲坠。
几家老住宅完全被摧毁。
外婆家,只剩下废墟。

我们先到海南会馆天后宫参拜。
再到灵山宫。
再拜感天大帝。

灵山宫庙前的石柱有四个 S 型的石墩。那曾经是我小時候的滑梯,我的游乐区。岁月把它们变得好小好小。

小时候我们每年过年回外婆家一次。

中三学末假期到新山制衣场剪布角,我在外婆家渡过了整个假期。

中五学末假期到新山制衣场当书记,我又在外婆家渡过了整个假期。

外婆家留给我的,只有美好。

外婆家屋后的红毛丹树上的红蚂蚁又大又多。
外婆种的木薯蒸熟后撒上白糖滋味美味无比。
早上醒來到鸡寮捡鸡蛋还能感受到蛋的余温。

我走在陈厝港大街,两、三眼就看完了童年的大世界。好有感触。好想,坐上时光机或穿过如意门,看一眼小时候的自己。

陈厝港。一个被岁月遗忘的小镇。我的童年,永远冻结在这里,留了下来。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恋恋彼咯 - 彼咯是柔佛丛林深处的铁道小镇。这里因交通不便而意外保存了淳朴,有油棕、橡胶和榴梿,也有天然瀑布。民国将领的亲笔题字,默默挂在老旧咖啡店里,见证时代的变迁。
南马文创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