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同舟共济

张美莉

我问朋友,SARS 期间,你在哪里?当时,有发生抢购面罩、消毒液、日用消费品的热潮吗?

朋友说,不记得了。十七年前的他单身寡人,抱着不理会不在意的态度。而且,当年社交媒体并不普及。

今天,有了家庭小孩,面对疫情的态度完全不同。大家在群组里热烈交换如何防备如何处理的心得。

在冲绳的旅程当中,有浪漫的怀想、沿途的风景、亲善的朋友,以及奇妙的际遇。 » 我在冲绳漫慢旅行

2003年 SARS 期间,因为先生工作的需要,我们去了毛里求斯。原来工作的安排是每个月留在那里两个星期,为期数个月。

后来 SARS 疫情在新加坡蔓延扩散,新航不只停飞了新加坡毛里求斯之间的航线,连毛里求斯的新航办事处也关闭了。我们因而改变了原来的安排,逗留在当地数个月。

就这样,完全躲过了 SARS。

当时刚结束了一年多外派到香港工作生活的日子。情系香港。在网络并不发达的毛里求斯,我每天还是上网追踪香港的 SARS 疫情消息,等待并期盼著疫情减少的趋势的消息。

我还记得。四月一日。愚人节。等到了张国荣自杀往生的消息。

当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在毛里求斯的逗留期好像是三个月。期满之前,先生服务的客户派了一位职员帮忙我们处理延长逗留期的申请。那位职员认为是普通的申请,也不做他想。当我们和他一起到移民厅盖章时,却在完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被告知我们的申请不被批准,必须在第二天立刻离开毛里求斯。我不太记得详情了。但这位职员好像有表示那位官员可能暗示需要一些「意思」疏通一下。他做不了主。回到客户哪儿,据说高层直接摇了一通电话到首相办公室。第二天回到移民厅,同样的官员接待我们。我们可以看到他露出疑惑的表情,好像在说,「咦!怎么竟然批准了?」那一封让我们立刻出境的信件,我还保留着。

说回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 n-CoV)的蔓延。我们看到了,恐惧比瘟疫更令人害怕。

我觉得,不要那么轻易就给个人、或群体、或国家贴标签。也不要只看新闻报导的引述,就产生某个刻板的印象。

別人云亦云。
別急着嘲笑。
別故意揶揄。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要。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难处。
每个人面对和处理事件发生的方式和心理承受能力,原本都是五花八门的。

当然不可以掉以轻心。
个人的卫生。
防护的措施。
正确的资讯。
一起,看好自己的人生,做好自己的本分。这样,就好吧。

「没有停不了的雨,天必会放晴。相争不足,共享有余」~~ 相田光男

祝福你。祝福我。

Photo by cheng feng on Unsplash

直播:我们一起去行旅 - 许斗达
待在家里,我们一起跟随许斗达美学博士去行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