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出版社 媒体合作

浮躁·族群·市场化—困局中的大学

节录:《马来西亚教育大未来》系列 – 总序

潘永强

马来西亚建国60年,论教育体制的发展,无论是政府与民间投入的经费、创办的学府、成立的机构,以及就学的人数,在教育各层级都有一定规模,表面上颇有建树。但是,若论教育之品质和成就,则日渐低落,成效不彰。

马来西亚教育体制的素质和表现,从小学至大学各阶段,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评论:“教育普及,素质低落”。论普及程度,小学和中学已是12年义务教育,高等教育也达到机会遍布的景况,可是论及教育品质则处于全球中下位置。我国的私立大学领域,则演变为东南亚最为市场化和商品化的一员。

先说基础教育,按2012年国际中学生能力评估(PISA),我国在参与的65个国家和地区当中,综合排名第52,在东盟只比印尼好,但不如一些低收入国家,如越南(第17)。除了排名大幅落在世界后端,在实际分数上也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国家平均水平有极大距离。到2015年评估时,我国在呈交数据时不专业,连排名也不被列入。

PISA评估15岁中学生在数学、科学和阅读素养三个项目的应用水平,它测试的不是背书考试的能力,而是知识的应用能力。选择15岁学生,是要预判10年后的国家竞争力。根据OECD组织在加拿大的研究显示,取得良好PISA成绩的学生,能更快融入就业市场。以此观之,如果我国教育素质依旧低落,未来十至二十年的竞争力非常堪忧。

在高等教育方面,马来西亚在过去45年选择的政策目标,如今也埋下苦果。东亚国家如日韩和新台,是从经济发展和科技升级的战略角度,来规划大学发展,马来西亚则以政治工程为目标,巩固土著地位来考量。两种不同的政策目标,最后呈现不同的大学水平,也反映在各国经济发展程度上。据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数字,1970年韩国的人均收入还落后于马来西亚,但2005年韩国的人均收入已经是我国的三倍多。

» 购买《浮躁·族群·市场化—困局中的大学
《人间烟火》读者使用 MENT1LAI 代码可获 5% 回扣

研究过大学发展的政治学者丁学良指出,过去数百年历史说明,哪里有世界一流大学的兴起,哪里就有世界一流国家的崛起。当今科技与经济快速变化,“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一流大学的智力支持,不能源源不断地提供新观念和知识,这样的国家就只能在世界分工体系里处于下等或中下等的位置。”

国际上各项评估指标,无不指出我国整体教育素质已有严重积弊,包括教育观念之落伍、教育体制的崩坏,教育管理之保守,众多问题令人忧心忡忡。这不只影响未来新生代人才的竞争力,也妨碍国民心灵的养成,以及人文素质的涵育。

当此科技与经济模式转变之际,正冲击未来学习的形态,全球无不关注教育改革议题,以因应未来人才培育之需要。教育攸关未来,当世界各国都强调教育改革之时刻,我国却面对崩败的教育体制,充满无力感的教师,以及焦虑无助的家长,学生的未来如何看到希望?

在人类即将迎来人工智能的时代,现时大量重复性的工作将消失,同时创造大量新颖工作,传统的教育形态将遭受极大挑战。阿里巴巴的马云已经发出呼吁,学校不应再培养只能适应制造业的学生,未来需要创意和思考人才。当下马来西亚社会日益感受到企业流失创造力和研发条件,以及长期停留在中等收入陷阱,如果我国教育模式守旧不变,能否适应未来20年的需要?

东亚地区教育呈现两大极端,论教育质量,新港台中日韩位居前段,他们都是广义的儒家文明圈;而泰国、大马和印尼,则远为落后。目前我国的学校教育模式,停留在百年前普鲁士模式,就是为大规模工业生产培养大量守纪律,但无创见的传统制造业劳动力,但无法适应未来工业4.0、物联网、人工智能所需的创意人才。

因此,我们策划《马来西亚教育大未来》书系,主旨是探讨和分析导致教育体制走向崩坏的各种背后根源。面对体制百病丛生的局面,本书系希望从制度面向、问题根源、体制背景,去探问在各个教育阶段中存在的真实问题。在处理日益恶化的教育危机时,宜谨慎和自觉地避免停留在抱怨、情绪、感性或只求诉诸“正能量”,反而希望透过理性讨论,能从教育现场中掌握实际的困境,以便从思考体制问题的过程中,寻求合理的答案和方向。

马来西亚建国60年,论教育体制的发展,无论是政府与民间投入的经费、创办的学府、成立的机构,以及就学的人数,在教育各层级都有一定规模,表面上颇有建树。但是,若论教育之品质和成就,则日渐低落,成效不彰。

马来西亚教育体制的素质和表现,从小学至大学各阶段,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评论:“教育普及,素质低落”。论普及程度,小学和中学已是12年义务教育,高等教育也达到机会遍布的景况,可是论及教育品质则处于全球中下位置。我国的私立大学领域,则演变为东南亚最为市场化和商品化的一员。

先说基础教育,按2012年国际中学生能力评估(PISA),我国在参与的65个国家和地区当中,综合排名第52,在东盟只比印尼好,但不如一些低收入国家,如越南(第17)。除了排名大幅落在世界后端,在实际分数上也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国家平均水平有极大距离。到2015年评估时,我国在呈交数据时不专业,连排名也不被列入。

PISA评估15岁中学生在数学、科学和阅读素养三个项目的应用水平,它测试的不是背书考试的能力,而是知识的应用能力。选择15岁学生,是要预判10年后的国家竞争力。根据OECD组织在加拿大的研究显示,取得良好PISA成绩的学生,能更快融入就业市场。以此观之,如果我国教育素质依旧低落,未来十至二十年的竞争力非常堪忧。

在高等教育方面,马来西亚在过去45年选择的政策目标,如今也埋下苦果。东亚国家如日韩和新台,是从经济发展和科技升级的战略角度,来规划大学发展,马来西亚则以政治工程为目标,巩固土著地位来考量。两种不同的政策目标,最后呈现不同的大学水平,也反映在各国经济发展程度上。据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数字,1970年韩国的人均收入还落后于马来西亚,但2005年韩国的人均收入已经是我国的三倍多。

研究过大学发展的政治学者丁学良指出,过去数百年历史说明,哪里有世界一流大学的兴起,哪里就有世界一流国家的崛起。当今科技与经济快速变化,“如果一个国家没有一流大学的智力支持,不能源源不断地提供新观念和知识,这样的国家就只能在世界分工体系里处于下等或中下等的位置。”

国际上各项评估指标,无不指出我国整体教育素质已有严重积弊,包括教育观念之落伍、教育体制的崩坏,教育管理之保守,众多问题令人忧心忡忡。这不只影响未来新生代人才的竞争力,也妨碍国民心灵的养成,以及人文素质的涵育。

当此科技与经济模式转变之际,正冲击未来学习的形态,全球无不关注教育改革议题,以因应未来人才培育之需要。教育攸关未来,当世界各国都强调教育改革之时刻,我国却面对崩败的教育体制,充满无力感的教师,以及焦虑无助的家长,学生的未来如何看到希望?

在人类即将迎来人工智能的时代,现时大量重复性的工作将消失,同时创造大量新颖工作,传统的教育形态将遭受极大挑战。阿里巴巴的马云已经发出呼吁,学校不应再培养只能适应制造业的学生,未来需要创意和思考人才。当下马来西亚社会日益感受到企业流失创造力和研发条件,以及长期停留在中等收入陷阱,如果我国教育模式守旧不变,能否适应未来20年的需要?

东亚地区教育呈现两大极端,论教育质量,新港台中日韩位居前段,他们都是广义的儒家文明圈;而泰国、大马和印尼,则远为落后。目前我国的学校教育模式,停留在百年前普鲁士模式,就是为大规模工业生产培养大量守纪律,但无创见的传统制造业劳动力,但无法适应未来工业4.0、物联网、人工智能所需的创意人才。

因此,我们策划《马来西亚教育大未来》书系,主旨是探讨和分析导致教育体制走向崩坏的各种背后根源。面对体制百病丛生的局面,本书系希望从制度面向、问题根源、体制背景,去探问在各个教育阶段中存在的真实问题。在处理日益恶化的教育危机时,宜谨慎和自觉地避免停留在抱怨、情绪、感性或只求诉诸“正能量”,反而希望透过理性讨论,能从教育现场中掌握实际的困境,以便从思考体制问题的过程中,寻求合理的答案和方向。

—— 潘永强 (2017年10月)

» 购买《浮躁·族群·市场化—困局中的大学
《人间烟火》读者使用 MENT1LAI 代码可获 5% 回扣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茨厂街乡音考古 - 跟随乡音考古工作者张吉安,拎着音箱,随着后巷老人的讲古和曲艺录音、一起重走茨厂街消失的原生态,去听“不见的老街”,回溯老街行脚的 “感怀之旅”。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