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手写的温度

高邛逸

新年跫音将近,买了些贺卡,一笔一画写下一份思念,一份祝福,再一一寄出。收卡的人跟我说,每年我都期待你们的贺卡,祝福握在手中的感觉不一样。现今网路时代,有者说环保不寄卡片,有者说寄讯息手指一按就到。网路的便捷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造就了地球村。虽然如此,我还是习惯在年节給长辈亲友亲笔写上只字片语,传达问候。

想起以前在科技尚未发达,那段交笔友,写信的日子。甚至出门在外,等家书的日子,等信等到邮差都熟了我,有我的信时邮差跟我一起开心,没我的信时,邮差跟我一起失望。每次听到熟悉的摩哆车声,马上在门口张望,有信时邮差叔叔远远的就笑着来,每次从邮差手中接过信,都很贪婪的细读信封上的每个字,像父母的信就会在角落写上谢谢邮差,如果里面有照片,就会写上请勿折。朋友的信会写上收信愉快 ……

青少年岁月,写信等信,成了生活上的一部分,信里有亲情的嘘寒问暖,有友情的互相切磋鼓励。那个时代,我们的感情很深,琢磨着一字一句,希望收信人见字如见人,畅谈生活中遇到的事,家书中的报喜不报忧,似乎是一份默契,如今父母都不在世了,这一封封家书弥足珍贵,重温父母的信,宛如父母的爱,父母的叮咛再重现一遍。

在特别的日子,让小双亲手为你编制独一无二的捕梦网。 » 为你编制捕梦网

在那个时代,信里还会流行一样东西,就是书签。每次收信,都会有惊喜,看着朋友细心挑选的书签,总有一份暖意涌上心头。

如今已不再是等信的年代,岁月总是在悄悄改变某些东西,而我,选择了在新旧交替中,保留了手写的温度。

陈忆忻 - 8字辈人,新加坡国大绘测系毕业。现任职连氏基金会,关注亚洲贫困地区干净食水的供应。
» 文创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