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曼德勒

赖国芳

一年又将过去,到缅甸曼德勒溜达几天,顺便思考以后的路。在视频上重遇这首歌:

快马在江湖上厮杀
无非是名跟利放不下
心中有江山的人岂能快意潇洒
我只愿与你共华发

关键词是“江山”。英雄的江山是锦绣山河,凡人在名利场上杀红眼,更多的人,也许就是某一点某一处放不下。放不下,就不能快意潇洒了。

五十岁的十年走到一半,从好友王胜处听得”知天命“的最佳解释: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更重要的,是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了。醍醐灌顶。走到这里,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当下。每一次的相逢,都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不再,不要迟疑。

明年(其实,更像是余生)要设下什么目标?试列出以下几项:

  1. 5小时内完成全程马拉松。
  2. 写一篇以80年代新马为背景的小说,向自己的芳华交代。
  3. 谱一首可以唱给老婆听的歌,也让普天下的大叔唱给他们的老婆或红颜知己听。

大概就这样。老婆让亲让抱,猫儿让摸,没有不耐烦跑掉,赶紧亲赶紧抱。孩子放工回家,愿意聊几句家常,赶紧把握机会。他们太累太气不想开口,便不要啰嗦。儿孙自有儿孙福,由他们去。

后记:

那段日子前后读了三本书:川端康成的《雪国》、沈从文的《边城》、《大马一代报王周宝振写给儿子的48封电邮》。脑中断续浮现川端康成的银河和“美丽的徒劳”,《边城》里没有坏人却无人能得圆满。Ubein 桥上游人如梭,我心中念叨:世人熙攘,一半为名,一半为利。桥上桥下,暮色如画,我们向往的纯净,是否须建立在他人的贫困上?周宝振的电邮里提及80年代的《新潮》和《风采》 — 我想起粘贴在某面墙上,钟楚红风华正茂的海报 — 是跟芳华好好对话的时候了。

有关数码营销和马来西亚中文文创市场的论述。 » 麻瓜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