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出版社 媒体合作

幸福记事:我(不)是难民

杨荔莲

节录:贝多芬与玉米田

如我们之前所约定,两个星期之后,冰雪又陪我去幕斯城跟何夫曼医师谈话。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我冷静许多。一路上,冰雪和我有说有笑,我们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聊天,平常跟冰雪就算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也都只是短暂片刻,比如一起走去地铁站或是一起坐在等候室,而我们的话题,不外乎是关于天气或德斯纳亚。今天我们的话题多了一些, 冰雪问我很多家乡事:我的童年玩伴、我的学校生活、我的老师同学。我跟冰雪说我的玉米田、我的河、我的大岩石,还有我打水漂的技巧。当然,说来说去,我还是没有听到半句关于其他糖国人的讯息,冰雪果真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四月初的德斯纳亚,仍是初春季节,车子再次经过大片原野,为了驱赶再次浮上心头的记忆,我问冰雪上次在这里哼的是什么曲子?冰雪对我笑了一下说:“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贝多芬一共写了九首交响曲,田园交响曲是第六号。”

冰雪拿出她的手机,用手指头敲敲打打一番,然后给我看一个满头乱发两眼炯炯有神的人像说:“这就是贝多芬 !”再请我听音乐。冰雪为了让我专心听,就不再跟我说话。陌生的音乐,却是非常优美的旋律,我问冰雪: “这就是田园交响曲?”她对我颔首微笑。我忘神????听着,听着,无端想起家乡的玉米田。

和何夫曼医师的谈话没有比上次轻易,但是我冷静多了。他先回顾我们上次的谈话,然后请我为他解释某些他不甚明了的地方, 比如他问我:“您为了躲避强制结扎跑到山上去,那么可否请您叙述一下您在山上待了几天?在山上生活如何?后来单位的工作人员是在什么情况下放弃对您的强制结扎?还有,请问您企图开煤气自杀的地点是在哪里?是不是也可以请您再仔细地描述一下?”本来我以为这些上次讲过的话题都已经安全过关,没想到他又回过头复习。不过反正我有标准答案,这些细节,我对玫瑰花和老太婆都有同样的说词,对何夫曼医师当然也不例外。但是我假装难过的低下头去,并开始酝酿哭泣的情绪。

“很多细节我已经记不清楚。我只记得当时一个人在山上饥寒交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处境,前前后后躲了好几天,单位的人不再来骚扰,我爱人才来山上接我回家。”我故意避重就轻, 而那段往事令人不堪回首,必须红了双眼。何夫曼医师礼貌????跟我道歉,他其实一点都不想让我难过,可是为了帮我写一篇有力的鉴定报告,必须问得很仔细。我说我一点儿都不怪他,完全能够理解, 也非常感谢他的帮忙。

» 购买《幸福记事:我(不)是难民
《人间烟火》读者使用 MENT1LAI 代码可获 5% 回扣

“那么单位的工作人员是在什么情况之下放弃对您的强制结扎?”没想到何夫曼医师穷追不舍。

“因为他们一直找不到我,就算他们每天来我家,逼问我爱人,他们也得不到答案。后来他们一定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就没有再来了。”

“那么您在哪里企图开煤气自杀呢?”何夫曼医师话还没说完,我就突然“哇 !”的一声大哭起来,当下何夫曼医师吓了一跳, 但随即安静地看着我,耐心地等我哭完,然后递给我面纸,又帮我倒满一杯没有气泡的矿泉水。

“林小姐 !我知道这是非常不愉快的回忆,非常抱歉 !这方面的话题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我????了一口气,心里暗自高兴,总算没有白哭。

然后,何夫曼医师又问了很多关于我生活现状,比如工作、收入状况、和玫瑰花的互动、和老太婆的互动、我的朋友圈子等等, 对于这些问题,我驾轻就熟,三两下就解决了。

回家路上,又经过大片的原野,我请冰雪再给我听一次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明明是一首陌生的音乐,可是我一听就喜欢,我跟冰雪说:“这首曲子让我想起家乡。”

我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突然好想家。

听完整首曲子,我们还在前往海姆城的火车上。冰雪说贝多芬的这首田园交响曲是以人在大自然中的感觉或印象为基础,然后她逐一跟我解释每一个乐章的主题。没想到一首交响乐曲可以这么优美,又这么平易近人,我跟冰雪说:“我最知道这种感觉了,我从小就知道这种感觉,怪不得我一听到这首曲子就觉得全身舒畅,就觉得满心欢喜,好像又走在家乡玉米田的田埂上,或是回到河边打水漂,或是经历一阵午后雷阵雨,或是坐在大岩石下面做白日梦。这首曲子让我重新温习以前在家乡和大自然的契合感。”冰雪频频点头,我知道她懂。末了我又加了一句:“就是觉得很安心,很放心。”

我对贝多芬很好奇,更想知道何夫曼医师如何为我写鉴定报告。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三月杜鹃 - 三月杜鹃,是一个咖啡馆、是一个食堂、也是让人喘口气的歇脚亭。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