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最新

嫁妆

杰夫

那是个小小的盒子,她好奇地用指关节敲了一下,咚咚声听起来像是木制。除了那层经历岁月磨得发亮的黑漆面表层,不见其他任何装饰,也不见任何多余雕花。虽然看起来小巧,可不知怎的却有点沉甸。女儿不解地看着妈妈,似乎在疑惑这到底有啥好支开所有人才能托付。

明日就是大喜新婚之日,屋子里如常没散发过多欢愉气氛。

刚以训斥口气要老爸送走刚主持上头仪式的好命婆,妈妈转身就反锁了房门去搜索衣柜。这个黑盒子,从深处的一个暗格拿出后,接着摆放在两母女间的床上。盒子才放下,立刻凹陷于软绵绵的床垫。女儿见状不竟好奇心大起,连忙拿起手来把玩。

创办人雷志伦博士亲自为你讲解戏偶背后的历史故事和文化背景 » 丹绒马林酷偶屋

首饰不应这么重吧?

适才凶巴巴的妈妈,此时不知为何流泣泪来,口里还呢喃著一些什么。

「什么舅舅?」

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门亲戚?

等等,妈有兄弟?

「他在你三岁时,在街头与仇家斗殴伤重不治。」,好不容易收起了眼泪,红了眼的妈妈沉声道。

「这是你外婆给我的……」

少女的爱情总是浪漫又冲动的,情到浓时,年轻的男女就决定一辈子在一起。为了书香世家的他,她决心嫁过去,和有黑道背景的成长环境一刀两断。

她受够了没几天血淋满面回家的父亲。

受够了总是和妈妈一起担心重蹈覆辙的弟弟。

更不想毫无来由,又得漏夜收拾细软準备逃避杀手追杀。

「你啊,为了个男人,倔起来跟你爸一样……」

类似场景,不同的人,但一样的关系和类似的情况。

当年的床上,两母女之间,同样是那盒子,内容却是少女熟悉不过的。

还记得孩提时期爸爸常带着她两姐弟,一起去野外玩的日子。

就是那把以前以为只有电视剧才看到的左轮手枪。

装弹上膛,拉开击锤,再扣动扳机,砰!

学会开枪后,他们也学习如何拆卸组装,年幼时手脚笨拙的弟弟总让老爸嘲笑。不过这种日子细数起来也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当年还没那么多人管他叫老大呢。

妈妈回顾当年说到这,正色对女儿道:「豪门世界我们不懂,你还那么突然非结婚不可。如果他欺负你,我已经不能像现在这样保护你。这里面两发子弹,一发如果失败了,另一发……」

「是我的……」,待嫁女儿倒是精巧,「那你呢?」

「我日子剩下没很多,忍一忍就过了。」,妈妈顿了一下。

「倒是你……」

她明白妈妈的欲言又止,却不忍点破。

注资老爸公司,本来为婚约的条件之一。她心里清楚,自己并没有提条件的资格。虽说双方在这点不是对等方,那混球居然一口答应。回想谈判时,他虽然竭力表现淡定却还是感觉一种无法自控的颤抖。

后有仙人指路?

事后她对比爸妈打闹不断的日常,甚至怀疑那为求逼婚不择手段是为爱。可两人一开始,充其量只有过一夜的欢愉,若那说得上的话。

由始至终,球从来都不在自己脚下,也只能被动反应。

如今她手摸冰冷的枪,庆幸妈妈不知自己莫名飞上枝头的隐情。

终于有主导权了。

隔天大婚,家里才增添一丁点喜气。老爸家人耳闻亲戚嫁入豪门自然一窝蜂来观礼,场面不用说热闹至极。经过一轮繁琐的礼节,累瘫的新人几乎用爬的进了礼车。

她看到妈妈依偎在老爸那已哭湿的胸口,看到老爸也禁不住老泪纵横,但只能挥手道別。

新郎此刻飞快地划手机,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当她视线收回车里时,手机早就递到了掌心中。

是那晚的激情纪实。

删除,确认永久删除……

还有今晚,没有以后的洞房花烛夜。

* Photo by Kenny Luo on Unsplash

阿玉 - 原名伍娉芳,曾经在商业社会滚动却成不了才。难得遇上能啃下她的男人,嫁了人却活更放肆。別人说她是文青,她却每天喊自己老娘,没气质没底气。现在是一家咖啡馆店长,在馆子里吹牛唬客人,依旧放肆过生活中的真师奶,伪文青。
» 文创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