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马 散文

大海的孩子

— 新山海番村去来

大海和红树林是我们的家园,现在海没有了,红树林没有了,我们的族人又要开始流浪了!

叶群芳

距离新山不远的柏伶海岸原住民村,甘榜德蒙(Kampung Temon),又称甘榜实里达 ( Kampung Seletar),是新山沿海仅存的红树林地带和这些被称为“海番”的“实里达人”的家园。在疯狂的城市发展洪流中,“实里达人”赖以维生的红树林快速减少,祖辈建立起来的家园也面临逼迁。众声喧哗的世界里,有谁聆听他们的哭泣?关心他们的命运吗?

来到这个已有两百余年历史的原住民村,第七任村长沙林,一位壮硕的中年人,热情接待了我们,并向我们讲述了族人辉煌的过往和眼前的哀愁。原来,沿着柔佛海峡,至今仍有九个海岸原住民村,他们的祖先有显赫的历史,曾经追随马六甲开国君主拜里米苏拉,从印尼到新加坡,再到马六甲和柔佛,是马六甲和柔佛王朝的勇士。马六甲王朝的衰落,使他们失去了继续被重用的地位,却仍旧以海和红树林为生活基地,成为海上“吉普赛”人。

在实里达人的传统社会里,孩子到了成年时候都有一艘自己的“船屋”,凭藉傲人的水性,在海上捕鱼为生,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直播 - 文化手札 - 《文化手札》直播节目向全世界介绍东南亚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20-10-26 - 陈亚才:认识印度教徒的葬礼

红树林不仅是湿地生物的栖息地,也是实里达人的大厨房和生活宝地。他们用红树林的叶子、树皮、藤和孟光叶等编制帽子和服饰,能歌善舞,热情好客。

村长沙林引领我们四处参观,特别提到民间生态保育工作者对他们的关注和协助,一座简陋但内容丰富的“实里达人文物馆”,就是在这些有心人和义工的资助下完成的。文物馆建成后,吸引了不少国内外生态保育工作者和人文学家到来访问。

身材壮硕的沙林很自豪地告诉我们:我们的祖先在两百多年前就居住在这里,我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这片大海,这片红树林,就是我们族人的屏障和基地,大海和红树林对我们有恩,我们也是它们的天然守护者。

他用手指着眼前的内海和一片椰林,喜不自胜地说:这是多么美丽的家园啊!

话锋一转,沙林脸上掠过一丝愁云: “可惜啊!这样的日子没有多久了!依斯干达特区发展和大规模的填海计 划开始后,我们这片土地已经被划进了发展蓝图里面,我们的村子很快就要 被谕令搬迁了。我们提出许多抗争和诉求,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

聆听了沙林略带沙哑声音的叙述,我们的内心也为之慨叹:又是一桩发展 与历史的对决!为什么被牺牲的,总是这些弱势的原住民?

沙林和他美丽的太太在自己经营的度假屋里,用清甜的椰子水招待我们,侃侃而谈:“ 从祖辈开始,我们就是基督徒了,每年的圣诞节就是我们村里最热闹的时候,欢迎你们到时来做客!”

“当然,我们也有隐忧,年轻一代到外面打工就业去了,接触了外面的世界,有些还与外族人通婚,加上对自己族人的文化和历史逐渐淡忘,再过若干年,他们也许就忘记自己的族人身份了。”

话虽如此,但沙林和他的太太却对 自己的族人身份表现出一种自豪,一谈起他们的文物馆和文化表演,身旁的太 太立刻插话: “我们的孩子是很喜欢跳舞的,我 们定期传授族人的传统舞蹈,教她们用 孟光叶编制头饰。 下一次,你们再来时,我们就会用族人的迎宾舞欢迎你们!”

  • 转载自《銮风-10》,居銮中华学校校友会读书会出版,15.10.2019。

延申阅读:我们与这片土地的距离(杨诗文)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古来农家菜 - 到古来流连宿享用民宿主人张泰顺夫妇从亲手种植的农地收割并悉心烹调的农家菜,坐在老房子散发负离子的老木家具之间,学习永续农耕的理念,拉近自己与土地,风,雨水和光的距离。
南马文创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