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口琴的故事

马连辉

前陣子清理家里的储藏室时, 发现这几把口琴,蒼舊的琴身和沾滿尘灰的琴孔,也无从下手清洗,决定把这些三十多年的“古董”框起來,再过一个三十年,或许更富有记念价值了。

记得1979初中二那年,加入日新中学口琴队,当时觉得这小巧的乐器轻便易学又很“酷”,除了合奏和独奏,还可配合吉他“自彈自吹”。

当年初学时用的是马幣$3的中国英雄牌24孔複音口琴,那两把英雄牌10孔和22孔單音口琴也是那时候买的。高中二年级时以马幣30元买了一把德国制造的和來(M. Hohner)複音口琴,隔年为配合口琴演奏会再以马幣60元买了另一把和來十二孔半音阶口琴。这两把最富有记念意义的德国琴前后耗光了我三年的储蓄。

在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念書时,我也加入口琴队,那把和來重音口琴是毕业时义安口琴队送我的记念品,当年为了“耍酷”,也买了把日本东宝牌4孔口琴。

在口琴队的那些年里,认识了许多相知相惜、风雨同路的好朋友。从合奏排練、聚会活动到演奏会,都是大家斉心協力策划和筹辦的。昔日的点点滴滴和深固的友谊我毕生难忘。

前年回梹城老家巧遇校友时獲知日新中学口琴队在十多年前已被解散。义安口琴队亦遭遇同样的命运走入历史,会所被拆除重建作其他用途。偶而想起來难免有点伤感。

望着这堆蒼舊的口琴,追忆曾经伴着我走出孤单惆怅的琴声。

逝去的年代,挥不去的思忆和情怀。

文创交流平台 · 让土地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