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出版社 媒体合作

一期一会的约定

颜书韵

从东京到关西再到北海道;从现代科技到古朴韵致再到田野风光;从宫崎骏到三岛由纪夫再到安藤忠雄;从电车到徒步再到开车自驾;从梅雨到冬雪再到盛夏。每一趟旅程都是一道飨宴,每一座城市都是一回惊豔。

“於我而言,去日本早已超越了’旅行’的基本定义,我要去和从小陪我一起走过多少奇幻旅程的国度打个招呼,像是见见一位久违了的老朋友那样— —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 ”


» 购买《一期一会的约定
《人间烟火》读者使用 MENT1LAI 代码可获 5% 回扣

节录:<千山鸟飞绝,参拜京都稻荷大社>

小时候接触日本文化,从动漫中认识到“鸟居=神社”的象征,自此就对这个高耸而红彤彤的鸟居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结,仿佛是将我对东瀛传统文化的向往浓缩成一个符号,而神社鸟居绝对是日本的代表性形象之一(相对东京铁塔之于东京,鸟居或许就是京都,两者都亮红如火),因此在中学时期当我从书里看到千本鸟居的照片时,我就知道迟早我是必须造访此地的。

而在2015年的元旦前两天,我终于踏足京都,来到这里,拜见了我朝思暮想多年的神域。

在稻荷大社,四处都可见到狐狸石像,甚至连这里许愿的绘马和商店街贩售的福袋都是狐狸造型,因为狐狸正是稻荷神的使者。这让我想起曾红极一时的漫画《地狱先生》和神眉亦敌亦友的玉藻就是妖狐的化身;还有《幽游白书》里我最喜欢的角色藏马,也是妖力强大的妖狐转世。

我们穿过一个接一个鸟居紧邻并排而成的拱道,一边攀爬稻荷山,一边路经更多大大小小的鸟居和无数的神龛,“举目皆神明”的意象我於此真切体会。

青山绿水环伺之际,耳边只有深山老林发出的幽寂叹息,树叶、鸟鸣、足音回荡其间……宛如宫崎骏画笔下的神秘氛围,让我倏忽也从急躁的攀登中感会到一丝静谧的神往。

寒冬登山不挥汗却气喘如牛,经过了不知第几座鸟居后,我们来到一地图前,查看后发现爬了老半天,我们才来到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据说要登顶需时大约二到三个小时。

有鉴於体力透支加上天色渐暗,我们便在一山腰处準备回转,打道回府,沿途的人潮也逐渐稀少。忽一个沙沙巨响,山林里的鸟群齐齐振翅起飞,离开牠们停栖的树梢,朝着日暮晚霞中翱翔,在我眼前如实展开一首柳宗元“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诗作。

我震慑於那一瞬的轰然,也突然领略到一点:所谓“千本鸟居”,难道不就是此情此景的刻画?

千鸟居处之地,飞离枝头寻觅,暮霭余晖向西,知倦知归静憩。

等到我们终于回到山脚下的本殿时,天色早已全黑,冬夜继续吹著无情的冷风,而疲惫的人们也各自归巢,向着灯火莹然的家园奔去。

带着未能攻顶的小小遗憾离开稻荷大社,阿雷只说了一句:“留些遗憾才有再访一遍的理由。”让我豁然开朗,频频点头。

我挥別漆黑中依然红豔的鸟居,在心中发愿我会再访此地。


» 购买《一期一会的约定
《人间烟火》读者使用 MENT1LAI 代码可获 5% 回扣

支持作者
因为没人不食人间烟火

古毛文化之旅 - 古毛是一个承载了雪兰莪战争、河堤崩塌等厚重历史沉淀的城市。跟随古毛人陈舒璇游览新古毛,首个英国殖民政府以“城市花园”规划的小镇,走进1930年的老街,在老建筑旁听在地人叙说家乡的故事。
地区文创 » 南马 · 中南马 · 雪隆 · 霹雳 · 北马 · 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