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邹波

Pensy

洛杉机(Los Angeles)火车总站外有条墨西哥街,从远处就可看见人群,热闹得很。朋友从那里回来后兴奋地跟我说,一定要去吃某档的鱼肉墨西哥卷饼(Fish Taco)。我们现在是在火车站等待列车到的片刻。由于还有一段时间,我们轮流一个人留在火车站顾背包,另一个人可以到处去逛逛。朋友逛回来了后,就轮到我体验一下没背包的自由去。

接近那条墨西哥街时,我的视线就开始寻找鱼肉墨西哥卷饼的字眼。找了一阵子,发现那个档口已经关了。我脑子里想象一下鱼肉墨西哥卷饼的味道,脆口的墨西哥饼皮与肉质细嫩的鱼肉的结合一定很好吃,这次没吃到,必定很可惜。带着一些些的遗憾,我走到了下一个档口。看来看去,还是看不出来这档口卖的是什么,却被一个看似流浪汉的人“看上”了。

“请问你有四十分钱让我有足够的钱买这餐吗?” 流浪汉向我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再看看他的样子。他的眼神略带些诚恳,手里拿着的食物,有些分量,像是很久没吃东西似的。我最后还是拿出了钱包。

“这里有五十分钱。” 我懒得给他找四十分,直接就给了他五十分。说真的,当时心里并没有很愿意要帮忙他的,因为自己也是穷游的人,分分都是省着用的。可能知道挨饿的滋味吧,自己在冬季里曾经是又冷又饿的。

结果没吃到想吃的东西,反而让别人填饱了肚子。多数卖吃的档口也关了,只有那个卖印第安人饰品的档口还有些人潮。

自从看过印第安人的圆锥形帐篷 (Tipi)后,我对印第安人的东西竟然有兴趣起来了。于是,脚步很自然的往那边走去。

站到了一个亚裔脸孔的旁边,我的眼睛就开始往档口上的饰品看,要看到合自己心意的饰品为止。要找个自己喜欢的,还真的得花些眼力与时间,毕竟每一个饰品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个都很漂亮。

“请问这多少钱?”

突然,我的身边冒出了一句中文。本来也不是特别奇怪的事,可是那句话是说给眼前的印第安人的,我总不能不理吧?这印第安人明显不会中文,她却用中文问他。幸好,印第安人大概猜懂她是问价的,所以就以英语回她。

“他说八美元。” 我决定翻译给旁边的这位女士,免得他们一人中文一人英语地鸡同鸭讲。就这样,我们开始聊天起来了。

我们聊了一下,又往档口上的饰品看了一下,可见我们是有同样的喜好呢。她突然说要请我吃东西。 “这是典型的热情的中国人。” 我心想。可是,我们认识不到时间不长,被这么厚待,我还是不好意思的,所以赶紧拒绝她的好意。

她还是坚持了。“你不要怕,我不是坏人。” 她对我说。我担心的其实也不是这个,只是我还没完全认识她,实在不好意思让她请客。最后,我推辞不了,只好顺她意去。她带着我走入了中国城,然后带我走过了许多的餐馆,有些店已经都关门了,但她还是努力地为我想着哪里有好吃的。最后我们进了一家连名字我也没看清楚的中国餐馆。

她给我们点了炒面跟云吞汤。我自己有做过云吞,来美国后,这还是第一次进中国餐馆用餐呢。还是自己做的云吞好吃,馅料饱满,味道又可以跟着自己的口味而调。

她的名字叫邹波。我们在这饭局上总算认识对方比较多了。她,是一个连我名字都还没弄懂就决定要请我吃饭的河南人。

“来我家坐坐吧。” 她又说。我对她的热情感觉到有些震撼。

“你出外旅行就是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吧?来看看我的家!” 她这样说是还挺有道理的。于是我决定去了。我本来也是有想过要看看美国华人的生活,这次,真的很感谢遇见她给我一个这样的机会。我跟着她走过几条小巷,然后在一栋不起眼的建筑物停了下来。她把门给打开了,让我进去。进了她的宿舍后,我陆续看见许多华人。

“她是我的朋友。” 她忙着向大家介绍我。这句话让人特别感动。那时,我们认识了才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而已。

“我不会说英语的。我的洋人雇主就是喜欢我不会说英语。他们之间要说什么都方便。” 邹波说这句话时是带着笑脸的。可是,我却觉得有些心痛,毕竟在一个语言不通的环境里,多多少少都会不好受吧。她住的地方有点像学生宿舍。关于学生宿舍,我并不陌生,自己也住了五年的宿舍。可是以她的年龄,还有在这里的许多老人家住在“学生宿舍”里,我有点为他们这越洋过来美国不怕辛苦找生计的精神而产生了敬佩。

在她的宿舍里,她给我播了一些墨西哥音乐,也给我看了一些画,再给我介绍一些书本。这个人,像是被艺术家附身的中年女人。我看见了她对艺术的热爱,也感觉到了她流露出来的遗憾与无奈。可是我并没有完全认识她,所以不敢猜测到底她的背后有什么故事呢。

邹波还忙着给我送东西,好像要把整间家送给我似的。我不太善于拒绝。最后,竟然拿了她的一条项链、一条围巾、一本书、一张墨西哥音乐唱片、三粒橙,还有几片她收集的叶子。在她的家里,我们聊得很愉快。一直到天色开始暗下来时,我才想起还在火车站等我的朋友。我赶紧跟她道别,她说要送我。

我们牵手过马路,像亲人般。离别时,她要我好好过生活。那时,我们也才彼此认识差不多四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可是那样的接触、那些感动、也足够让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Photo by Larry Costales on Unsplash

文创交流平台 · 让土地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