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评论 麻瓜国度

文创产业运行模式

赖国芳

文创产业在大马仍处萌芽状态,投身文创领域的人虽然不少,市场机制却尚未成熟。这一两年,我在西马会过数百名文创人物,以及不下数十个正式或非正式的文创团体,以局外人的身份细心观摩,归纳出以下几种运行模式:

(一)天降大任于斯人

通常由一位公认或自封的教主式人物领导,调动家族恒产或其他领域的收入,支撑团体运行的现金需要。然而,其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收入不足以支撑运行所需,现金流呈现长期负数状况,必须时时仰赖教主補缺。教主有极高的使命感,不寻求财富回报,但偶尔会感叹:你们为什么不爱我?

(二)一个好人

好人也充满使命感,但无法调动恒产及其他收入,所以在地方上寻求“赞助”。社团、商业机构或高净值人士,觉得好人办的是好事,因此愿意提供不求回报,双方关系不对等,通常不高额的“捐助”。

(三)我要寻梦

如果只是一个自我的梦,与受众产生不了共鸣关系,那么,除了老爸老妈老公老婆,社会没有必要为你买单。

(四)社团排排坐

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情境里,某个社团决定某事有益,于是拨出资金开展计划。之后大家轮流做庄,一届接一届,把香火“传承”下去,虽然到后来可能变了质变了样。社团的人事关系较为复杂,包含某些潜规矩,比如发布报章团体照排排坐的尊卑,合集作者的页数须大约均等之类。

(五)市场接轨

“天降大任“、”一个好人“和”寻梦“模式,如果长期无法从与市场取得正现金流,是无法持续的。只要当事人不想再撑下去,或者觉得这件事不再浪漫了,整个计划就会人走茶凉。社会过度崇拜”使命感“,鼓励年轻人以壮烈牺牲的姿态来“追梦”,其实甚不健康。

在草创之初,文创团体可能需要外部资金注入以站稳脚跟;长期运营,却必须认真考虑与市场接轨,在新马对艺文和文化有兴趣的“文亲”,虽然为数不多,但却确实存在。数码时代的到来,让我们可以用低成本集结散居各地的受众群,从市场上取得运营资本。这比长期依赖捐助或政府资助,更有骨气和底气。

引导市场消费高品质文创产品,产生提高质量与现金流正循环的条件,替年轻人创造高增值和高收入的工作机会 — 这才是文创运行的王道。

Photo by Plush Design Studio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