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蝙蝠城-有福之城

孙福盛

居銮,这个中文译名,据考,是从马来西亚文 Keluang 音译而来。

Keluang,在马来西亚文里,是蝙蝠之意。

正因如此,居銮,又被称作蝙蝠城。

音译准确,还能加上意译,居銮人,你太有才了。

不过,在约定俗成使用时,我们又把“e”省略,直接写成Kluang。

在华人社会,尤其是接受华文教育的市民,我们更喜欢称自己的家乡为“南山銮水”。为何也?那是因为这里有一座巍峨的南峇山,在市郊日夜守护,还有一条缓缓的明吉摩河,穿城而过,带来几许温柔。一座山,加上一条河,同时具有山的灵气、河的秀气,我们因此称她“南山銮水”。可不是,多少人写文章,都说完稿于南峇山下、写于明吉摩河畔。

先说马来西亚文里头的Keluang 吧!

据称:开埠初期的居銮市,到处都飞翔着一种称作蝙蝠的飞禽。这种属于哺乳类的飞禽究竟从哪里来呢?它们为何对居銮情有独钟?

老一辈的马来居民回忆:大约在1910年代或更早的一些日子里,由于马来联邦政府和柔佛苏丹决定大力开发柔北和柔中区,森林被大量砍伐,原来居住在森林腹地的蝙蝠,被赶出了“家园”,到处寻找新的“栖息地”。地处柔中盆地的居銮,首当其冲地成为这些蝙蝠的“新领地”,在这里捕食飞虫、栖息繁衍。

蝙蝠,拉丁学名是Vespertilio Superans Thomas ,现存世上的种类多达960余种。中文名称蝠鼠、天鼠、挂鼠等,是一种日伏夜行、以捕食昆虫飞蝇为主的翼手目哺乳类飞禽,也有专吃果类和树叶的“素食蝙蝠”。蝙蝠是名副其实的飞行高手,胸肌特别发达,每小时能飞五万米。

当年,这些从森林深处飞来的蝙蝠,数量巨大,侵害了农民的果园等农作物,成为“蝠患“。人们甚至组织了消灭蝙蝠的射击队,意图把它们驱赶出去,却又发现这种飞禽已经认定了这里,赶了又来,驱之不去,收效甚少。

有趣的是,当笔者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来到这座城市时,却绝少有机会见到这种依靠回声定位系统的飞禽,更甭说目睹千百只蝙蝠飞过天边的“壮观”景象了。相反,取而代之的,已是每天傍晚站立在市内各条电线杆上的排排燕子。真可谓:蝙蝠飞去燕子来!

已故马华作家迅郎曾经用了一段话形容这座城市的变化:

城市化的发展,迫使朴素的蝙蝠飞走。现在,举目望去,已是贪慕虚荣的燕子了。

这自然是属于作家的审美情怀,却也警示了人们:

曾经勤劳朴素的市民啊,难道你们真的变成贪慕虚荣的赶潮儿吗?

更有意思的是,虽然当年大量蝙蝠出现、甚至引来“蝠患”,可为何人们还是乐于把这个地方的名字称作Keluang 和蝙蝠城呢?不怕它们卷土重来吗?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文化和心理现象。

你看!不论是当年的居銮北区县议会(Majlis Daerah Kluang Utara-MDKU )还是现在的居銮市议会(Majlis Perbandaran Kluang-MPK ),在它们庄严的县议会和市议会会徽里,依旧保留着一只作状欲飞的蝙蝠;居銮高级中学(Sekolah Tinggi Kluang-STK )的校徽、居銮英校校友会、居銮留台同学会乃至居銮中华工商总会的会徽里头,都有蝙蝠的图形。

可见,在今天的居銮市民心里,早已没有了当年那种驱之赶之的“凶神恶煞”之气,更多的是想要和这种飞行速度惊人、具有回声定位系统超强能力的飞禽和睦相处了。

多年前,我曾在市政府斥资建立的湖滨公园里,见到一组被特意养殖的蝙蝠,并在其旁置放有关蝙蝠的说明文字。不知是否因为管理不当,一段日子后,蝠粪呛鼻,路人皆掩鼻而行,这几只蝙蝠便从此失踪不知去向了。

话分两头说,在中国传统文化和观念里,蝙蝠其实是一种益禽,它专门捕食昆虫飞蝇,对自然界的生态平衡饶有贡献。此外,蝙蝠的“蝠”字,又与“福”字同音,被称为“有福气的飞禽”。因此,在传统年画里,更有画上五只蝙蝠,意谕“五福临门”的作品。

那么,蝙蝠城之于居銮,是否真的带给我们福气呢?

仔细惦一惦,还真能找出几项居銮人的福气呢!

第一:居銮地处柔中盆地,与东南西北的新山、笨珍、峇都、麻坡、昔加末、丰盛港等各县市距离都在百公里之内,最南部的新山也不过116公里,公路网四通八达,铁路线贯穿南北,与外界的交通可谓毫无障碍,一路畅通。此为第一福。

第二:居銮四周群山环绕,除了市内抬眼望及的南峇山,还有近郊的布鲁姆山,地势高低适中,降雨量丰沛,是发展农业和种植业的天然基地。君不见居銮四周都是连绵万里的油棕园、橡胶园、果园和菜园,满眼尽绿,是柔佛州境内最多小园主的地方,收入相对稳定,只要努力耕耘,生活绝对安稳平静。此为第二福。

第三:正是得益于地肥水美的优渥条件,加上有山的灵气、水的秀气,居銮市民的人文情怀和修养比起其它城市当更胜一筹。只有三十万人口的居銮,拥有一所傲视全国的华文独立中学,吸引四方游客目光的紫銮阁园林,还有遍布市内各角落的民间社团和合唱团,各种艺文活动轮番上场,绝不冷场,真是联合国倡导的“宜居城市”。此为第三福。

走笔至此,想起柔佛州各大县市都有属于自己的雅称:新山是海湄城,麻坡是香妃城,峇都吧辖是凿石城,笨珍是黄梨城,昔加末是榴梿城,哥打丁宜是旧皇城,而且都在市内的要冲广场,竖立城市地标。例如:峇都吧辖的凿石雕像、笨珍的大黄梨、昔加末的大榴梿,总能使人过目不忘。

那么,我们居銮呢?莫非我们要在湖滨公园大钟楼广场前,竖立一座展翅飞翔的蝙蝠雕塑?

蝙蝠就蝙蝠,有什么不好,既能表现居銮人的朴素勤劳,又能展望我们未来生活中更多的“福气”。如能举办一次可爱蝙蝠设计比赛,准能出台一只和北京奥运福娃媲美的可爱蝙蝠。

我举双手赞成,你呢?

文创活动、导览以及其他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