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打开一扇窗

张美莉

当了义工关爱乐龄大使后(Silver Generation Ambassador),我几乎每星期都和搭档一起,两人一组,根据资料,挨家挨户家访建国一代(Pioneer Generation)和立国一代(Merdeka Generation)的乐龄人士。

社会福利安全网应该从家庭开始,然后延伸至邻里社区,最后才到政府。

需要协助的乐龄人士还真不少。

主人公应门时,态度冷漠。七十岁的他是建国一代,而六十几的太太是立国一代。

隔着铁门,他主动表示,该知道的讯息,他瞭若指掌。

「不需要。不需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太太在家吗?」

「她在睡觉。」

当时是正午十二点。

我们不放弃,继续问问他健康和工作的状况,看看他是否愿意继续交谈。他简短的回答了。我看到屋内挂着圣母玛利亚像,问他除了到天主教堂,是否还有其他的社交活动。「我没有时间社交。我需要时时看着我的太太。」

一番寒暄后,他开始松口,娓娓道来。

原来,太太是忧郁症和焦虑症患者。患病超过二十年,还曾经有过轻生的经历。

她不爱洗澡。不刷牙。不洗头。还经常忘了吃药。当然,她几乎足不出户。每一个月,幸好她还愿意固定到她指定的邻里发屋洗头一次。同时,她也愿意接受某一位邻居的帮忙。可是先生说,「那位邻居好像故意占我们便宜。帮忙买东西都多收费。家里也有东西不翼而飞。」

我完全可以理解先生刚开始对我们的警戒心。

先生还需要工作。他说,他一早就会把食物準备好再出门。回来时,餐桌上一定杯盘狼借。我一开始就偷瞄了一下,屋内的确脏乱。

两个儿子,一个已经搬出去了。「他们也帮不上忙。」之前先生偶尔还会和朋友聚会喝茶聊天。可是每一回聚会时,太太一定夺命连环打电话给他。所以现在他一放工,所有的时间都留在家里照顾太太。

我们对先生说,他和妻子都需要协助。我们建议安排他们加入社区友伴计画 Befriending service,安排义工定时上门探访。这或许可以减轻他照料太太的负担和压力,同时也让太太有机会接触其他的人。

他频频摇头叹息。看得出来,他的态度比一开始温和了不少。「不。她不可能会同意。」他的眼里道尽了无助与无奈。

「可以让我们进去,看看她吗?」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同意让我们进去。「家里很脏,妳们不用脱鞋。」进门时,我才发现先生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后来才了解到,十多年前动了一个脊椎手术后,他就一瘸一拐了。

他叫醒了太太。庆幸的是,她没有发脾气,还礼貌的点了点头。

她,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身体还传出一股恶臭。我朝她笑笑,她咧开嘴,露出一口烂牙。眼神,飘忽不定。

我们对她说,每天起身后一定要运动活动活动筋骨,请她举起双手一起运动时,她居然乖乖听话照作。我看到先生的眼中,充满着惊喜。他默默的倒了两杯开水给我们。我知道,那是他含蓄地表示感激。

我们再问太太,「如果每星期安排人到家里来教妳运动,好吗?」她愣了一下,居然点了点头。我的搭档尝试「得寸进尺」,问,「现在要不要去洗澡?」她突然沉下脸,小声地说,「I have my own pace (我有自己的节奏。)」

不要强迫。

我详细地输入他们的状况,并在服务结束后立刻再当面向负责人报告,希望他们尽快妥善的安排。

离开前,我说,可以握一握手吗?她伸出手,靦腆地笑了。我看到先生的眼神,说的是感谢。

人生的每一道窗~
有时候我们有能力自己打开。
有时候我们需要別人来打开。
有时候我们可以帮別人打开。

我愿意,和你一起,打开生命中的每一道窗。窗外,不管阴晴或圆缺,一起走过,都是最美的风景。

Photo by SHTTEFAN on Unsplash

文创交流平台 · 让土地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