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最新 评论

我的老师是恐怖分子

许通元 · 选段

寒雨飘落在冷冷的夜里。我俩穿着长袖衣服,共撑一把伞,各提一枝手电筒出门。萨风在棚子中,张罗着长桌上的碟子、刀叉。

烤鱼的火候恰到好处。我想不到萨风会炒捣碎的木薯嫩叶、江鱼仔、辣椒等。“木屋后面野生的木薯叶多着呢!”他说。

桌上还摆着竹筒姜丝鸡腿肉。鱼鳔竹荪鸡汤。甜点是蒸熟的浅黄木薯,淋上蜂蜜。

“萨风怎么知道这是你我爱吃的佳肴?”

“心有灵犀一点通。”

“多谢你精心地安排。”

“不是我安排的。”

“是谁?”

“上天的安排。”

我傻愣地望住你。

“骗你的,当然是我们的响导,萨风。”

我心里层层压下来的疑惑越积越多时,暴雨突降。饥饿与美味佳肴刺激着朵朵张开的味蕾。这些佳肴仅有在佳节回到老家时,我才能幸福地享用。

吃完入口即化的木薯蜂蜜时,肚子突然绞痛。

萨风指着厕所的方向。你陪我打着伞,两人各提一只手电筒在暴风雨中,一步步前移。我辛苦地缩肛强忍。要命蛮长的一段路。快抵达厕所时,雨竟然开玩笑地转小。

“快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要是你出来看不到我……”

我似消防员救火般,飞奔进黑漆漆的厕所。厕所没灯。我善用手电筒的灯光,探照着一整排的间隔室。我找不到门好关,不顾一切地褪除及膝卡其裤。手电筒照到右墙上的挂勾,我将裤子悬挂墙上。肚子泻得肠都快出来。

远处传来走近厕所的脚步声。我心里暗骂人家在痛苦着,你竟然在这时候趁虚而入。熄灭手电筒的灯,我用手掩住下阴。

脚步停驻在我的面前。

“别玩了!”

“谁跟你玩?”我听到此人的马来语调时,全身颤抖。我胆怯地看着他用打火机点了根烟。长发披肩的他,头上戴顶灰哈芝帽。黑眼镜配上黑胡子,身上披件暗褐色长袍。

“你胆敢告知第二人。”他私自拿了我吊在挂钩的裤子,搜到那支钥匙。我哑口无言地望着他口中念念有词,须臾,钥匙恢复蝴蝶型,正拍动着翅膀,慢慢变成金光闪闪的原状。

“我希望你这次可以慎重地保守秘密,不会让我彻底失望。”


节录自:《我的老师是恐怖分子》,许通元著。

「小说藉落后衰败而又扑朔迷离的奇幻神话传说,细致铺陈负面颓靡的异质情慾,发掘当代被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所弃绝和打压的他者、边缘人和被贴上负面标签的恐怖分子,叩问和反思繁华与颓败的共生镜像关系,让我们看到阳光背面的微阴处,不时闪现亲密动人的浮光掠影,而在叙事时间的前后推移、断裂延迟、重复差异下,小说中一幅幅斑驳漫漶的画面,显得捉摸不定,有待考证。这是许通元这部小说文字的迷人之处。」--张光达

有兴趣购买“簽名版”,可以在脸书联系作者许通元。“普通版”请直接跟有店订购

文创活动、导览以及其他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