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L 媒体合作 最新

白鸦

冼文光《白鸦》选段

破劣城不少流动摊贩,摊贩有自己的地盘与势力,知道谁在那里行走,如果力量不及,就绕道走或改期入村;世界很小,总有碰面的一刻,那时刻就杀气腾腾,如果酒气冲脑,猪刀牛刀拔出来就是一轮刀光。

此刻,婆婆看猪肉佬的猪,猪肉佬讲婆婆挑剔又吝啬,讲婆婆的钱难赚。菜贩也说婆婆的钱难赚。史丹利跟婆婆讲买一点猪肉吧!婆婆挑半天,买半斤猪头肉。史丹利见别人顺手牵走一两条葱,婆婆也悄悄弄得几条椒。婆婆买菜时专挑有虫咬过的,叫菜贩便宜卖,如果人家不扣一点,就死命讲人家不关照老人。这时,卖鱼的来了,见妇女经过就撩她们的裙子或作状抓她们的奶;他有刀,没人敢阻拦;人家挑鱼,他就不高兴,独眼瞪得比鱼眼大,他的手很多绿色的鳞;婆婆说他的鱼比别人少刺。

家里没有特别放猪肉的柜,婆婆跟史丹利的妈妈讲一千次了,妈妈总说没钱。婆婆说叫木匠做用不了几多钱,妈妈讲钱你出?婆婆就扭头走开。

史丹利记得一个卖猪肉的流动摊贩,她的猪黑黑的,婆婆讲猪是印度人养的,杀猪的也是印度人。婆婆讲她的猪比别人耐热,早上到下午,猪肉还有弹性,可能打入化学药水。一天,下午没到,她猪肉卖完了,正要出村,婆婆追上来:“为什么不留猪肉给我,今天是观音诞,你妈的,没有猪肉叫我怎样拜观音妈?”

猪肉贩:“以后你要就早点出来买,现在完了,买牛肉吧!”

婆婆:“观音妈不吃牛肉。”

猪肉贩:“我是卖猪肉的。”

婆婆气爆了,抓起木拐敲猪肉贩脑袋,敲出一个拇指大的洞,里面流出黑酸酸的血,跟她卖的猪血糕一样。猪肉贩按着头壳,抓猪刀乱抡,婆婆用木拐招架;幸好村长路过,及时把婆婆跟猪肉贩拉开。婆婆气未消,叫村长评理。村长听两人讲话,眯着深邃的光,想一下,然后取下猪肉贩脚车后的竹篮,抓出猪肉刀和砧板,说,你们各有理,这样吧,你们都留下一只手掌言和,OK?

婆婆挂着笑回来,好像打过架,但仍是很高兴的样子,叫史丹利取砧板,她自己抓一条鱼来杀。

晚饭时候,史丹利问婆婆你的手怎么了,婆婆说是卖猪肉那婆妈干的。那把磨得鬼利的猪肉刀,一刀下去,猪头就分一半,史丹利想那把刀要砍断一只手掌是很容易的。婆婆说明天要买半斤猪肉,史丹利的妈妈问你有钱咩?婆婆只笑不说。饭后,婆婆拿刀舞几下,忽一刀下去,鱼身飞两截。婆婆见史丹利缩在窗下,说,你太婆斩猪头就是这样!史丹利不知太婆是怎样的,婆婆说太婆的独生子娶泰国妹,二手的,太婆命儿子生十几个孩子,却不知这会要了儿子的命:孩子个个是耗精气神散财索债败家的冤鬼,他妈的以为容易!

第二天,史丹利等了一天都不见那猪肉贩魅影。


独立小志《SEAL》希望用一种老派的媒介承载本地文字创作者的作品,把短篇小说变成小说海报,总有一天可以贴满一面墙。SEAL 4 于2019年7月出版。小志以乐捐方式索取,请点击这里邮购

文创交流平台 · 让土地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