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评论 麻瓜国度

大中华主义是一种宗教

赖国芳

太太被拉进一个群聊圈,里头是三、四十年没见,北马某著名国民型中学的同学。群聊圈里有几名踊跃发言的大叔,有事也说,没事也说。两个月前,中美贸易战剑拔弩张,华为的屁股被谷歌和脸书踢了,大叔们爆起来,其中心思想的大约是:老美太欺人,祖国很伟大,华为一定强。

接着,香港反送中事件爆发,一众大马文青脸书友,读到其他国人的留言:不要为美帝做汉奸走狗为何帮洋人替中国添乱解放军赶快从港珠澳大桥开进来,脸都绿了,想不清为什么当年在Bersih一起睡街挨催泪弹的同志,怎么现在却反过来支持威权镇压了呢?不久前还同声谴责某种族极端分子挥锤击爆头的暴力言论,现在却为掌掴港独年轻人的视频鼓掌叫好了呢?

有些港台评论员,认为大马华人的大中华主义是种族政治的产物,是长期被压迫在主流政治边缘后,一种焦虑的呈现。我认为,这只是火引,真正的症结,起自麻瓜的信仰缺失 

麻瓜是世上大部分对宇宙万物、花开花落、草长莺飞缺乏感受,心思麻痹的人。他们的语言是感官的,局限于视、听、嗅、味、触,没有心灵的悸动。麻瓜站在纷飞的樱花下,会为其鲜艳的画面目眩,却缺乏心灵的语言去领受那美丽稍纵即逝,生命无常的感动。 

然而,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窟窿,需要以某种超越自身价值的信仰去填满。自古宗教都不缺少信徒,现实太残酷,太狠,太重,把高贵的梦想和卑微的盼望都一并压扁碾碎,把焦虑和思考都交给大能的上帝或众神,一切便简单得多。具备文字能力的文青,可在文史哲的浩海中汲取养分,然后选择舍弃功利逆流而上,在许多地方擦撞得鼻青脸肿,当一份出版刊物的怪趣味编辑、在夜里的广播节目说故事给陌生人听、拿着单眼相机穿街过巷拍遍马来西亚风光,出书开讲座,滋润下一代的本土情怀蔡兴隆2019)。无法掌握工具去汲取这些养分的麻瓜,在希盟掌政一年后,新马来西亚梦似将被现实砸成碎片的时刻,除去“祖国伟大”,还有什么饱含荣耀和光辉的信仰可以披挂? 

大中华主义,是大马麻瓜在残酷的现实里,仅存无几可以选择的宗教。在宗教的语境里,只要能为众神服务,任何手段皆为合理。所以,跟大叔们讲逻辑,是讲不通的。历史上的宗教冲突,也往往以流血收场。可以庆幸的是,宗教狂热分子只占少数。在群聊圈里,大多数人都选择保持沉默。因此,二元化的中华胶慕洋犬标签,实在毫无必要。

* 原载于南洋商报《麻瓜国度》专栏,2019年7月2日。插图由南洋商报提供。

Protesters carry a huge banner that reads “Our hearts are torn to pieces. Withdraw the monstrous bill” as they march on the streets against an extradition bill in Hong Kong on Sunday, June 16, 2019. Hong Kong residents Sunday continued their massive protest over an unpopular extradition bill that has highlighted the territory’s apprehension about relations with mainland China, a week after the crisis brought as many as 1 million into the streets. (AP Photo/Vincent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