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澳门骗局

张美莉

你听说过电话诈骗吧。从幸运大抽奖、千万累积积宝、绑架到伪装各种执法单位、银行或讨债公司,任何形式的电话诈骗,皆统称为澳门骗局。

这些都是社会新闻,听听就好吧!其实不然。诈骗集团手法高超,一不小心,就会让人陷入重重的困境。

朋友的妹妹就身陷其中。某天,她致电朋友要求借钱。朋友追问缘由,她一再强调,「不可以说。可是,我知道自己在干嘛。」「如果你不借我,我会死!」朋友是个很理性、条理分明的人。在他耐心追问下,妹妹才稍微透露接到电话,表示她的银行户口涉及罪案,会被冻结户口,可能损失所有的存款。她受到指示开设多个新的户头,并将所有钱财分别转账到新的户口。对方还说,如果存放越多的钱进去,事情就会越快解决。

朋友一听,完蛋了!但妹妹还是坚持,「是真的!我知道我在干嘛。」妹妹是相当有自信和自视高的人。她坚决的口吻让朋友也一度怀疑自己是否过度猜疑了。而当中的详情和涉及的人物,妹妹一再强调,「不可以说。但我知道我在干嘛。」和太太讨论后,朋友决定听取多一个人的意见,并致电给我。当时我错过他了的来电,他便打给另一位朋友。听了他的描述,朋友二话不说,「是骗局!」他立刻赶到妹妹的家。当我和他联络上时,我说,「马上报警!」

妹妹态度坚定。「是真的!」她也不愿意说明详情。后来我们分析,诈骗集团分饰不同角色,包括国家银行和警察特别行动队,把她骗的团团转。但如何让她陷下去,我们还是不得而知。而且,诈骗集团利用改号欺诈技术(Spoofing),受害者所看到的来电显示电话号码是与真的执法单位号码一模一样,因而上当。

朋友马上到警局报案。在没有涉案当事人的情况下,警方无法受理。警方致电妹妹请她到警局一趟,但是妹妹迟迟没有现身。警方再联络她,扬言不来就到工作地點逮捕她。

她来了。不多说,也坚持不报案。警花一对一和她谈了很久,让她了解警察不会通过电话查案,也不会在没有法庭的程序下,涉及任何金钱。警方还表示,此类案件层出不穷,被害人包括高知识分子和社会名人,而且涉及的金额非常庞大。
我们无法理解和想像诈骗集团到底用什么话术和技巧,反正妹妹还是坚持,「一切都是真的。」家人和警局的警察说的,都是假的!后来朋友才发现,在警局里,妹妹还偷偷和所谓的「警察特别行动队」通话,通知他们家人打算报警。对方好像说,「报吧!这些高档案的事件,地方警局是不知情的。」

妹妹最后坚持不报案。朋友知道事态严重,但又不可以把她逼到死角。几个星期下来,想必诈骗集团已经把她的思绪和分析能力混淆了。警方也认为应该再给她时间沉淀。

但她答应去关掉其中一个新开的银行户口,因为里面是和妈妈借来的六万元。哎!妈妈的老本,全部拱手奉上。因为她说,「不救我。我会死。」「不可以跟任何人说。我知道我在干嘛!」原来的六万元,剩下四十三块。三个月内关闭户口,需要给二十块手续费。最后拿回二十三块!朋友完全傻眼。

她清醒了吧?没有。她相信「警察特别行动队」只是把钱转来转去调查。最后,钱会原封不动还回来!

我对朋友说,她会不会其实已经发现情况不妙了,只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骗局。只有继续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才还会有「希望」。不然,她也知道,事情大条了!

朋友真的陷入两难。不能逼她清醒,又不可以置之不理。

除了妈妈的六万,还有另一位家人也借了几万。这位家人很着急,知道是骗局后第一时间要求立刻归还。妈妈也六神无主。朋友向大家说明详情,要求大家理解妹妹是受害者,心灵创伤严重。「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凝聚共识一起渡过难关。」不然,妹妹一定会大崩溃。

第二天,妈妈略使小技谎称自己的六万元无故遭盗取,被警方调查,要求妹妹到案说明。在警局等了大半天,妹妹才出现,并终于愿意报案。

妈妈从旁探听,才知道原来妹妹还被指示把屋子抵押向银行申请了的二十万贷款,并已经汇入其中一个户口!到底还涉及妹妹自己的多少存款、或是否还有其他任何借贷,妹妹说词模糊。而「他们」的联络电话号码,她说,「我删除了!」

哎唷!保守预估至少被骗了三十万。还有什么「惊吓」,朋友摇头叹息不敢想像。

事后,朋友还是无法肯定妹妹是否已经清醒了。是否还继续和「他们」保持联络,也无从得知。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真正涉及的金额、什么说词还是恐吓洗脑让妹妹陷入泥沼,还是一个谜。妹妹变得易怒烦躁,完全不想提起事发的缘由。

我们最担心的还是妹妹的心理状态。金钱上的损失、对家人的亏欠、对自我判断能力的打击、自信心的挫败、羞耻感的爆棚,她所承受的痛苦和心理压力不可想像。现在,妹妹需要的是关怀,而不是指责。

澳门骗局。任何形式的电话诈骗,它就在你我身边。请好好提醒家人朋友提高警惕,不要让诈骗局团有机可乘。


Jadell Films

读者怎么说?


活动路线

近期日程

休闲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