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评论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蔡兴隆

近日,岳父母从新加坡搭巴士来小城探望我们,当晚岳母就煮了豆豉花肉和拿手白斩鸡,喔抱歉,各位应该是在享用早餐,惹得各位流口水,善哉善哉。

岳父在新加坡带孙已经十年有余,当年和岳母本来在吉隆坡双溪威巴刹开鱼档,生意颇佳,养大四个女儿一个儿子,我的大舅子目前在新加坡担任高科技电子研发人员,每次过长堤探望他们,都觉得,如果以后让孩子们来这鱼尾狮国度谋生,有一流的绩效制,可以各凭本事八仙过海,没有奇怪的无止尽的特权保留名额,没有唾手可得的拐杖,虽然偶尔让人嫌之无趣,但还是很让人羨慕这国度。

我们经常和岳父探问新加坡的各种问题,比如说教育的限制、公共交通的方便、住宿的条件或关卡拥堵的怪现象,岳父虽然是卖鱼郎,但本地和新加坡的政经文教天文地理各类现象都关注,常常一探问,就有妙趣横生的答案浮现。

我喜欢和我岳父喝黑狗评论天下局势,他偶尔会说一段周美芬当初清汤掛面造型清丽出现在双溪威巴刹,拜会各路叔伯準备在政坛大展拳脚的往事。偶尔提起50年前的513时期他这当初的少年郎如何和长辈守护在如今联邦大道旁的华人新村,一边风声鹤唳,一边打起精神。我是在和岳父多年攀谈下来,才真切感受到一位父执辈的暖意与关怀,他总是想在各类诡谲历史时事讲述中,希望我们这些后生晚辈可以吸取教训可以好好在齐家治国上出一点绵力,他常常笑说自己只是循人中学毕业生学识有限,但我遇过认识他的朋友包括熟客苏医生都说,如果将你岳父当成大学教授,也是有人会相信的。其实,他是我心底默认,另外一位父亲。

最近岳父又在喝黑狗时和我们聊起新加坡的公共建设,他说新加坡的有盖走廊遮风挡雨,几乎已经算是举世无双了,可以从组屋连接到地铁站,可以从地铁站连接到商场,偶尔有一两处组屋A栋假设连接不到B栋,新加坡人就大为跳脚,调高声量质问交通部长许文远,「那我们要怎么从A栋过去B栋?」只差没有涨红脸吹起胡子。

据说,许文远不疾不徐回答说:「我们接下来会耗资3亿新币铺建尚未齐全的有盖走廊,但请人民別忘记了,我们还有一种小工具,名字叫做雨伞。」

岳父说完故事,骨碌碌喝下大杯黑狗,原本沉闷的政坛时事,也可以让他说成诙谐幽默的野史,我实在太喜欢我的岳父大人了。

其实,优渥国家有优渥国家忧虑的事;带着新兴希望形式上复国的国家,或许也有我们值得忧虑的部分,但不需要全盘推翻该记上功劳的部分。我们要有宽阔的心境来看待时局,天下万物升起缘灭,有时和让人昏昏欲睡的政局是息息相关的。

古代唐朝华阳真人撰述的《西山群仙会真记》有云: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虚其心,受天下之善;
平其心,论天下之事;
潜其心,观天下之理;
定其心,应天下之变。

1200多年前的道家典籍说的道理,颠簸不破,放眼今天,好像还管用呢,我们就各自参悟吧。

Photo by Saketh Garuda on Unsplash

文创交流平台 · 让土地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