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母亲

黄筠娣

早上吃了一颗农历新年剩下的嘉应子。看到正方形的包裹纸,随手折了一只纸鹤。

嘉应子在小时候是难得吃到的零食,只有在生病的时候,妈妈从药材店买了苦涩的中药熬给我喝时,药店老板会附送两颗化痰嘉应子。

这时候,那两颗宝贝就会被我揣在口袋里,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吃完后,薄薄的包装纸,会被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

妈妈虽然重男轻女,不过要是女儿生病了,她也会尽心照顾。两颗嘉应子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美好的回忆。除了嘉应子,记忆里还有她在我病中会花三毛钱买几颗葡萄,让我在病中解馋。

到了我初中三,得了难治的皮肤病,听说长在沙地里的飞扬草可以治愈,她也每天顶着烈日去采摘。

母亲对我的照顾,比较起她不足的地方是不成比例。人说母爱恩情似海深,最难报答。深有同感。

她观念守旧,对待儿女偏心,尤其是在她年老后没有经济实力,又担忧儿子各种开销问题,就变相的剥削我们这些女儿们。我曾经对她诸多不满,认为她是填不满的黑洞。也曾经觉得她是长期感情和金钱勒索我。

不过在她年老无依无靠,需要女儿看顾的时候,我想起的只能是她的好。对一个无任何能力的老人来说,再计较她为何落到如此地步(钱财都给不孝儿了),意义不大。

在她中风后,88岁那年,我把她带离了她不舍得离开的老家,到我家来住。康复后的老妈,已经是风烛残年,凡事都要靠人照顾。

年老的她也拥有我们一样的24小时,除了念诵法华经以外,剩下的时间都是发呆。我向朋友讨了许多红包纸,教导老妈制作新年挂饰,手巧的她,每天不停地重复折叠红包,一些复杂的手工就由我及佣人代她完成。成品都以纸箱盛载送给朋友们。

如此过了一段充实的日子,我认为若要激活她的脑细胞和手部的功能,应该要教导她更复杂的挂饰,因此我再教导她许多红包纸的挂饰花样。她都毫无问题的学上手了。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也许老妈可以学习折千纸鹤!这个是够复杂的手工了。不过我心里是认为不大可能会学到的。

我抱着一点希望教她,先折一只给她看看。然后再一步一步地演绎。

这个折千纸鹤的教导过程是我们两母女的难忘往事。温馨甜蜜。

母亲中风后,手指已经不大好使唤,她用心地折,但是千纸鹤有15个步骤,她总是难记全。我也必须十二分耐心的示范,正反两面、上下左右对齐、里外要分辩,少一点都不可以。

老妈在一个月内,没有放弃学习,她最后把15个步骤都学到了。从那时候开始,她每天都折千纸鹤,我们家厨房都成了工坊,我把她的成品用胶圈套装收起来,全部打包收箱子,拿去到处送人。

这千纸鹤,应该给了老妈许多心灵上的慰藉,每一只纸鹤的完成都可能是一个入定。

到了91岁,再次中风后,她的手就再也不好使了。看到老妈坐着无所事事,我无助的感觉很痛苦。

到了去年11月,她已经不起床了。僵硬的身体,说不出话,不过神识还是很清晰的。到了现在,她还在往生极乐世界路上走着走着,路漫漫夜茫茫,我请求老妈多祈求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消灾降福!

老妈的业报,我是无法代她承受的。

>> 你对母亲有什么话要说?请到此留言

Sorry, no coupons/deals found.

文创交流平台 · 让土地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