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最新

把妳放在心里

纪忠孝

母亲节即将到来,看着桌上妈妈年轻时的照片,特别想念她。因為她為我們這些兒女付出太多太多了。

先母是来自怡保的客家人,一生勤劳节俭,年轻时曾因火災而烧伤了左手掌导致手指不灵活。尽管如此,仍与老哥老姐们一早起身干小贩活,一心为了供七个孩子上大学,省吃俭用,经常以不健康的咸鱼、腐乳、咸旦、咸菜等解决一餐。但却也偶而自酿米酒下饭,同时煮白木耳红棗或烏雞汤对我们虚寒问暖只怕孩子们营养不足。每当我们之中有人大喊发热气后,桌上自然会看见泡好的洋参须水或羚羊角絲煮水。

有妈妈在,我們做兒女的才幸福!我的孩子也因为有他们妈妈的存在而倍感幸福。妈妈没了,才知道這辈子兒子的身份已經做完。当时真的感受到從未有過的空虚和飄渺。从耒,爱都不知道自己的深度,直到离别来临之时。妈妈走了,被别人责駡时特别会想起从没斥责过我的妈妈。世界虽變了,时间也被拉長了,但对先母的思念却不減反增,可能是过了十七个年头,在年龄和心态上更接近她吧。在每个妈妈眼中,即使是已歩入中年的孩子依然是她手心中永远長不大的孩子。虽然身为儿子,我庆幸曾亲口对还在世的妈妈说过:”馬麻,我爱妳!”。她也回应:”你爱我,我疼你!”。

俗说慈母多败儿,但我们倒是个个乖巧自发性地帮助小販之生意,在組屋狭小的困境中克难读书,没有辜负她老人家的期望。

回忆温柔的慈母在患癌末期,经常带她去馬六甲私人医院化疗时,她老人家还想牵着我的手过马路。這份护佑举动,令人很是心疼。更想起慈母去世那天,我泪流满脸的开着车赶回家去的揪心情景,还数次开动雨刷,因错以为下大雨,该如何扫掉眼中的层层泪水?永远难以忘怀。因此,决定把妈妈放在心里,活在心间。

有妈妈的家才更温暖,願您的妈妈健康长寿。

也祈愿在天国的我的妈妈继续保佑着她的子孫们,直到大夥微笑重聚的那一天。

>> 你对母亲有什么话要说?请到此留言

Sorry, no coupons/deals found.

读者怎么说?


活动路线

近期日程

休闲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