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野蘑菇也有春天

胡国星

再黑暗的地方也有蘑菇在努力生长。

这句本来有点搞笑和戏謔的话,放在茨厂街 Pasar Karat,当地人俗稱老鼠街,却是极有感触。

此市集从凌晨时分开始至早上九点结束,是外劳,马来人才肯去的地方,很少华人,除了一些低下阶层的,那是个买卖二手旧货的市场。说二手货,还有点 “ 抬举 ”,举目所见,那些破破烂烂的货物,已经不懂经过第几手了,我一直想去看看这个旁人不屑踏足的角落,那里应该也有属于他们的春天。

一个宁静早晨,茨厂街的一角兀自热闹起来,食摊开始做起生意,一旁小贩洗刷鸡只,人群熙来攘往,没人在乎卫生不卫生,那是部长的责任,不懂何时开始,茨厂街变成了外劳街,尼泊尔、缅甸、孟加拉、印尼、菲律宾。。。离乡背井的外劳,在这里寻找一丝廉价的温暖。

来到这里,我反而像个无意闯进他们部落的外国人。

我的 “ 衣鲜靓丽 ” 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抬头,一件破衣缩在墙角。噢!那不是破衣,是供人买卖的货品。

我的破旧却是他人眼中的新颖。破装饰品、破衣、破家私、破玩具、破电器。我有点惊讶这些货品的破烂。

如果不是时势环境所逼,谁想离家?若不是金钱困顿,谁想买烂货?踏破多少双鞋,来到马来西亚这片乐土,他们找到幸福了吗?

这个神奇早市,可以找到很多已经消失的货品。我以为它们 “ 绝种 ” 了,诸如打字机、录影机、卡带、黑胶唱片。记得刚来吉隆坡求学,电脑还没通行,功课是用打字机滴滴答答敲下去的。身处数码光纤世纪,还有人用打字机吗?还有人用录影机看带吗?不过短短几年,却像似几光年,科技的攻陷,让我们忘记了看戏的最初感动,听歌的原始情怀。

遇见一个卖黑胶的安哥,问他还有人买吗?他说有心人自会找上。

“以前我们的消遣是茶会,像你们现在的迪斯哥,大家很健康的跳舞、谈谈情,现在年轻人都不来这套咯。 ”

忽然觉得我也似上个世纪的人,现在的年轻人也不上迪斯哥,他们叫 Clubbing。

早市还有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货物,大马国父和著名影星 P. Ramly 的身份证竟然被拿来当纪念品贩卖,谁那么有才?摊贩老板严肃的警告我们不要拍了照拿去自己卖 (笑)。短短一条街,带来一份简单的开心,很少人要来那么龙蛇混杂的地方,外劳更是很多人瞧不起的族群,但我在这里看见一种生机盈然的希望,再卑贱的生命都有他美丽的存在价值。

那么黑暗的角落,蘑菇也一直在努力生长,但愿他们有天找到自己的幸福天堂。

文创交流平台 · 让土地更美好